引领财资创新,助推金融转型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票据作为一个集交易、支付、清算、信用、融资等诸多金融属性于一身的非标金融资产,市场规模大、参与方众多、交易环节复杂,是企业财资管理和金融创新的重要领域。近年来,票据逐渐成为企业交易结算的主要方式之一。票据的信用和融资功能在流动性不佳的市场环境下不断深化,根据交易和融资特点,其交易流转环节主要包括签发和承兑、背书转让、贴现、转贴现、再贴现,从而形成以票据为主体的短期资金融通市场——票据市场。

从企业内部的资金管理,到外部的票据交易市场,以及在新的金融形势、新的信息技术驱动下,企业的票据管理和交易越来越重要和复杂。同时也成为企业财资管理,尤其是流动性管理的重点。伴随着池化、链式、嵌入等创新方式和理念的融入,票据的创新围绕重构资金与商业的连接、盘活与变革企业流动资源、颠覆传统信用的价值网方面进行了组合进化。

随着电子票据的推广,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以及供应链、链式财资等的深入发展,互联网+票据将成为票据市场的下一个风口。

市场与规则:票据的武林外传


票据+生态:票据市场的组合进化

票据是指出票人依法签发的由自己或指示他人无条件支付一定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有价证券,即某些可以代替现金流通的有价证券。票据包括汇票、本票和支票(如图1)。汇票是出票人签发的、委托付款人在见票时或者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按照出票人的不同分为银行汇票和商业汇票。由银行签发的汇票为银行汇票,由银行以外的企业、单位等签发的汇票为商业汇票。商业汇票按其承兑人的不同,又可分为商业承兑汇票和银行承兑汇票两种。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1:票据的种类

票据市场交易的基础产品和工具主要是商业汇票——目前市场上主要流通的纸质商业汇票最长期限为半年,电子商业汇票期限最长为一年,尤其是为中小企业提供短期资金融通的场所。由于同时具有实体经济融资以及流动性拆借、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工具等多层次金融市场属性,使得票据市场成为货币市场中与实体经济联系最为紧密的子市场。票据市场可以分为一、二、三级市场(如图2)。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2:票据市场层次结构和交易环节

· 票据一级市场即票据的发行市场。票据一级市场是购货单位、承兑方进行票据发行的场所。票据发行包括票据签发和承兑两个环节。

· 票据二级市场即票据的流通转让市场。是票据流通关系人、投资机构、市场中介机构进行交易的场所。票据二级市场涉及的基本交易行为包括背书转让、贴现、转贴现等。

· 票据三级市场即票据的再贴现市场。再贴现市场是商业银行与人民银行之间迚行票据交易的场所,商业银行通过再贴现业务向人民银行获取融资,人民银行通过调控再贴现政策实现货币政策传导。票据三级市场的基本交易行为是再贴现。

企业、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票据中介、人民银行等是票据流通和交易的参与主体,也构成了票据市场的生态圈,其中以商业银行为主导(如图3)。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3:票据生态圈的构成(各类参与主体和环节)

· 企业:企业通过签发商业承兑汇票、申请银行承兑汇票以及背书转让等方式进行支付结算,也可通过贴现或票据质押贷款等方式来银行获得融资。企业是商业汇票的最初供给方与使用者,也是票据市场上数量最大的参与者。

· 银行类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商业银行和信用社。银行类金融机构是票据市场上最活跃的成员,交易量占比最大,提供的票据产品和服务最多,对票据市场供需及价格的波动影响也最大。其开展的票据业务包括承兑、贴现、转贴现、再贴现等,并可提供票据审验、代理托收、票据托管等服务。

· 非银行类金融机构:主要包括财务公司以及信托、基金、券商以及各类票据中介等。财务公司可办理票据承兑业务,为本集团企业办理票据贴现,面向金融同业开展票据转贴现业务。信托、基金及券商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是通过SPV以及收益权转让的方式接入票据市场。

· 票据中介:主要为票据承兑额度不足或贴现资料不完备而无法通过银行进行票据承兑或贴现的企业迚行票据融资,从中赚取价差。向企业和银行提供票据交易撮合服务,还可提供信息处理、投资咨询、经营决策等增值服务。

· 人民银行:人民银行既是票据市场的主要监管主体,同时也是票据市场的参与主体。人民银行通过面向商业银行开展再贴现业务,调节票据市场供求,传导货币政策。

根据票据的结算、融资、信用等功能,票据结算量大、交易流转环节多特点,尤其在票据金额、期限、承兑行等方面进行配置、组合,借助互联网+和池化、链式、嵌入等创新手段,实现票据的组合进化式创新。

票据+数据:小小票据的大数据规则

过去十余年我国票据市场呈现出爆发式增长。2015年,票据承兑余额和承兑发生量分别为10.4万亿元和22.4万亿元,比2001年分别增长了20.4倍和17.5倍;票据贴现余额和累计贴现量分别达到4.6万亿元和102.1万亿元,分别比2001年增长了13.5倍和55.8倍,相当于2015年货币市场总体交易规模(同业拆借+债券回购+票据贴现)的19%,成为货币市场重要的交易产品。

此外,根据《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6)》显示作为支付结算的支票、银行汇票、和银行本票业务量整体呈下降趋势,实际结算商业汇票业务量却呈增长态势。2015年,全国共发生实际结算商业汇票业务1905.71万笔,金额20.99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5%和8.86%。可以看出,票据因低风险、高流动的特性,其类现金的作用日益凸显,所承载的信用和融资功能不断深化。同时,随着票据电子化的推进,电子商业汇票也不断呈现增长趋势,但是票据市场电子化交易程度仍然低(图4)。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4:2010-2015年企业累计签发商业汇票和电子商业汇票出票金额占比

票据市场发展也推动了金融创新,带动了市场参与主体的日趋多元化。商业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对票据创新业务和产品的参与力度和深度不断加大,跨界、跨市场、跨区域发展趋势愈发明显。票据产品种类、票据交易模式、票据交易主体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各商业银行也纷纷推出了票据及票据池相关金融产品(详见专栏:各商业银行的票据池产品&业务),这必将激发金融市场创新活力。

随着票据市场的深化发展和创新浪潮的兴起,票据创新已不再局限于对产品和业务模式的改进,交易上的创新将进一步加速,包括现阶段热议的托管平台、报价平台、交易平台、支付清算平台、资管转让平台以及市场上已经开始探索的区块连票据业务模式等等。

风险与逻辑:票据的江湖规矩


票据+风险:票据管理的难点与风险

目前票据业务主要存在三方面问题:

一是票据的真实性,市场中存在假票、克隆票、刑事票等伪造假冒票据;

二是划款的即时性,即票据到期后承兑人未及时将相关款项划入持票人账户;

三是违规交易,即票据交易主体或者中介机构,存在一票多卖、清单交易、过桥销规模、出租账户等违规行为。

在企业的日常票据管理中,企业非常注重对假票、瑕疵票、克隆票、公示催告票的防范,并逐渐通过借助银行等专业服务来加强票据管理的风险防范;此外,企业迫切希望提升两小一短”(小银行、小面额、余期短)票据的变现能力,盘活票据资源(增加流动性);并进一步降低票据管理成本,保持流动性的同时,兼顾资金收益。(如图5)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5:企业票据管理所面临的难点

随着票据使用量的增长,票据市场的风险也逐渐暴露。近年来,“票据大案”频发,据不完全统计,近十年来,国内银行业共发生亿元以上票据大案42起,涉案总额227亿元。截至9月,就已经有几起票据风险事件(详见专栏,2016年票据风险事件)。这些票据业务案件,大部分在有票据中介机构参与甚至操控的贴现与转贴现、回购业务领域,风险敞口转嫁到银行机构。其主要风险因素包括三方面:

首先,票据贸易背景不真实。票据法将“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作为票据行为的基础,监管部门出台的票据业务规定也特别强调贸易背景真实性要求。但当前票据市场中仍有很大一部分票据贸易背景存疑,尤其是大面额、长期限票据,票据中介机构通过编造贸易背景、变造增值税发票,制造“融资性票据”,有的中介机构甚至与一些中小银行机构合作,通过同业户“包装”洗白,进入票据市场,风险隐患巨大。

其次,少数银行机构票据业务内控薄弱。从近期发生的票据案件来看,犯罪嫌疑人采取的手法并不复杂,流程也较简单。但少数银行机构的票据业务内控薄弱,有章不循、制度失效,在业务授权、合同签署、票据查验移交与传递保管、同业账户管理等方面管控不严,过于相信交易对手,相信票据中介人员,甚至默认行业“潜规则”而被钻了空子。

再次,票据中介机构铤而走险。民间票据中介机构鱼龙混杂,部分票据中介打着票据买卖的旗号,伪造交易背景资料骗取银行承兑或贴现,甚至铤而走险,从事非法集资、股票配资、合同诈骗等违法行为,增加票据市场风险。在去年股市出现异常波动前,票据中介通过银行机构通道,假借票据业务违规融资,甚至诈骗银行资金,之后部分票据中介损失惨重,无力清偿。随着票据到期,风险相继暴露。

票据+交易:票据信息与信用的商业逻辑

传统的交易模式中,交易所主要提供两种服务:信息中介和信用中介。2016年5月25日,央行牵头在上海召开了各商业银行参与的票据交易所筹建会议,票据交易所的落地也逐渐纳入日程。央行着手搭建全国统一的票据交易二级市场,以及央行224号文的发布,票据业务电子化有望解决票据市场信息不透明、票据中介不规范的风险。

根据财资中国与浙商银行的《2015年大中型企业流动性管理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企业收到票据后多数是到期托收、背书转让和贴现(如图6),说明企业大量票据资产尚未被盘活,同时发现企业应用票据池也越来越多,尤其是商业银行借助互联网+和池化技术大大提升了企业使用体验,降低融资成本的同时还加速了资金流转。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6:企业收到票据后的处理方式

在企业使用的票据中最多是商业汇票,而且商业汇票也是票据市场交易的基础产品和工具。商业汇票有如下特点:

一.必须基于真实的商品交易关系。各企业、事业单位之间只有根据购销合同进行合法的商品交易,才能签发商业汇票。除商品交易以外,其他方面的结算,如劳务报酬、债务清偿、资金借贷等不可采用商业汇票结算方式。

二.使用对象是在银行开立账户的法人。使用商业汇票的收款人、付款人以及背书人、被背书人等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在银行开立账户,二是具有法人资格。

三.必须经过承兑。商业汇票可以由付款人签发,也可以由收款人签发,但都必须经过承兑。只有经过承兑的商业汇票才具有法律效力,承兑人负有到期无条件付款的责任。商业汇票到期,因承兑人无款支付或其他合法原因,债务人不能获得付款时,可以按照汇票背书转让的顺序,向前手行使追索权,依法追索票面金额;该汇票上的所有关系人都应负连带责任。

四.纸质汇票期限最长6个月,电子汇票期限最长12个月。商业汇票的承兑期限由交易双方商定,一般为3个月至6个月,目前市场上主要流通的纸质商业汇票最长期限为半年,电子商业汇票期限最长为一年,属于分期付款的应一次签发若干张不同期限的商业汇票。

五.可以贴现。未到期的商业汇票可以到银行办理贴现,从而使结算和银行资金融通相结合。

六.不受地域和结算起点限制。和商业汇票在同城、异地都可以使用,而且没有结算起点的限制。

七.允许背书转让且到期通过银行转账结算。商业汇票一律记名并允许背书转让。商业汇票到期后,一律通过银行办理转账结算,银行不支付现金。

根据商业汇票的特点,以及票据交易流转环节(主要包括签发和承兑、背书转让、贴现、转贴现、再贴现)来看,票据交易的创新通过新组合与旧组合竞争而不断进化。

随着票据逐渐电子化后,将出现一些由银行主导的电子票据平台。工商银行在2015 年11 月已经发布了工银票据电子化交易平台,工银票据电子化交易平台为用户提供集自由报价、交易匹配、票据交易、资金清算、风险控制、统计分析、信息资讯等功能于一体的票据综合服务,用户可以通过交易平台自由发布报价信息、精确匹配交易需求,高效安全地完成票据权属变更和资金清算,实现票据交易全流程的电子化。通过10 个月的试运行,目前工银票据电子化交易平台用户已超过300 户,累计发生票据交易报价近5000 亿元,实际成交近4000 亿元。

兴业银行目前也在搭建电子票据平台系统,在交易匹配上,凭借银行这一中介的背书,为客户之间的票据转让搭建了一个类似于支付宝的平台,解决了客户之间票据转让的道德风险(如一票多卖、打款背书不同步)。例如,在交易中,客户A将交易资金打到银行的一个中间账户,之后客户B 将票据背书给A,完成这个动作后,银行将中间账户的资金打给B。在引流上,电子票据平台可能会先和现有的票据平台如金银猫、同城票据网进行合作。

场景与创新:票据的任督二脉


票据+互联网:重新定义票据的三大属性

结算、融资、信用是票据的三大基本属性,而互联网+和电子票据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票据平台大量出现,票据市场参与者扩大,票据的运营模式也将发生改变。如票据经纪、票据质押、票据贴现、委托贸易付款及内保外贷等模式都将受到冲击。

随着对纸票套规模的监管越来越严,电票与纸票之间的占贷款规模成本将逐步接近,一旦小于操作成本的差异,则电票的利率会低于纸票。在电票利率逐步接近甚至低于纸票利率的过程中,企业将会越来越多的开电票来替代纸票,以降低其融资成本,这时电票的市场占有率将逐步超过纸票。同时,电票的最长期限为1 年,相比纸票的6 个月而言,企业的期限选择更为灵活,其竞争力会更强。(表1,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的区别)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表1: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的区别

近几年,电子商业汇票保持了高速增长,电票出票金额总比再创新高。截止2015年年末,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参与者共计396家,而且224号文也明确提出还要扩大参与主体。2015年全年,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出票134.08万笔,金额5.6万亿元。出票、承兑、贴现。转贴现等各类业务均增长显著(如表2)。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表2:2015年电子商业汇票各业务量统计

随着电子票据的推进,以及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在票据中的应用,将迎来数字票据时代。数字票据是结合区块链技术和票据属性、法规、市场,形成的一种全新的票据展现形式。数字票据时代下,将对票据的三大属性进行重构:

结算:重构资金与商业的连接。结算作为商业活动中最底层的活动,票据逐渐成为企业交易结算的主要方式之一。由于票据结算方式、票据交易环节、票据载体等的变化,从最基础层将重构资金与商业的连接,拓宽商业经营的边界和方式。

融资:盘活与变革企业的资源。票据除结算功能外,融资的属性越发被重视和起用。从票据的分散管理到集中管理,再到池化管理,统筹协调,最大限度盘活闲置的票据资源,并通过票据理财、资产证券化,在集约化和资金化运作的基础上取得了显著进展,未来票据资产管理业务正步入创新发展的新阶段。

信用:颠覆传统信用的价值网。票据作为信用工具,在结算和融资中越发彰显价值。尤其是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采用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结构后,改变了现有的系统存储和传输结构,建立起更加安全的“多中心”模式,更可以通过时间戳完整反映票据从产生到消亡的过程,其具有可追溯历史的特性,使这种模式具有全新的连续“背书”机制,将颠覆整个传统的票据价值网。

票据+场景:票据组合进化的下一个风口

票据作为一个集交易、支付、清算、信用等诸多金融属性于一身的非标金融资产,市场规模大、参与方众多、业务复杂,是票据组合进化的极佳创新应用场景。如数字票据既具备电子票据的所有功能和优点,又融合了区块链技术的优势,成为了一种更安全、更智能、更便捷、更具前景的票据形态。

区块链+票据:区块链实现了票据价值传递的去中介化。长久以来,票据的交易一直存在一个第三方的角色来确保有价凭证的传递是安全可靠的。在纸质票据中,交易双方的信任建立在票据的真实性基础上;即使在现有电子票据交易中,也是需要通过央行ECDS系统的信息进行交互认证。但借助区块链的技术,可以直接实现点对点之间的价值传递,不需要特定的实物票据或是中心系统进行控制和验证;中介的角色将被消除,也减少人为操作因素的介入。供应链金融也能通过区块链减少人工成本、提高安全度及实现端到端透明化。未来通过区块链,供应链金融业务将能大幅减少人工的介入,将目前通过纸质作业的程序数字化。所有参与方(包括供货商、进货商、银行)都能使用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分享文件并在达到预定的时间和结果时自动进行支付,极大提高效率及减少人工交易可能造成的失误。

池化金融+票据:池化金融作为最先进的流动性管理工具,最大程度上助力企业释放沉淀资金,实现流动性与收益性的最佳平衡。以票据为代表的速动资产,通过“池化”和“线上化”,形成票据池(图7),不仅仅可以盘活企业内部的资金,还可以有效连接企业上下游资金链、交易链,是未来的一种主流发展方向,是商业银行金融创新服务的未来趋势,也是企业流动性管理的最佳选择。

《互联网+票据的逻辑规则和组合进化》

图7:池化+票据的票据池运营模型

场景化+票据:票据场景化主要围绕两大方面,一是票据的各个流转和交易环节的场景化;二是票据使用的典型行业。企业对于票据的结算使用量和票据管理特点往往会受所处特性与行业所处的不同发展阶段影响,票据的场景化也呈现出不同的特征。钢铁、煤炭、电力、冶金、汽车、设备制造、化工医药、纺织化纤、水泥建材、工程材料、商贸流通、造纸行业等票据使用较为广泛。如钢铁企业对大体量的票据需要进行统筹管理,同时又要短期调头资金、票据换开、降低备付资金、提供资金收益等。汽车行业注重票据托收、票据换开、提高业务效率、增加资金收益等方面,同时还与供应链金融相结合。

票据其实是基础的工具,也是一个传统的金融业务。然而在互联网+和链式财资的创新思维下,在区块链+和池化金融的创新技术下,在场景化+和数字票据的创新体验下,票据的基础属性将被重构,逻辑规则将被重塑,组合进化将被重启,迎来互联网+票据的下一个风口。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