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下的未来智能商业和智能经济

数字化拓展了经济与金融的边界,变革了商业和财务管理模式,催生了新型平台范式。智能技术群的“核聚变”推动着万物互联迈向万物智能时代,进而带动“智能+”新商业时代的到来。

作者 | 董兴荣 等

财资一家(TreasuryChina)原创首发

技术集群的创新和应用折叠了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

新数字化时代已来,企业需要重新审视数字化转型和商业模式。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应用到生产制造和流通领域,金融科技与业务场景、交易环节的深度融合,以及数字经济、平台范式、智能商业的崛起,为推进经营变革、财务转型和金融创新带来了新的机遇。

基于“大数据”和“算法”的“机器学习”,让商业变得“智能”。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教授指出:“未来商业文明有两大柱石:一是网络协同,二是数据智能。”而平台企业在生态系统中发挥网状结构下的资源集中优势,通过集约化运作的模式降低对称成本,并输出和开放产品与服务的方式帮助生态系统中的个体完成“精准效劳”,即“实现把正确的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给正确的消费者”。曾鸣教授由此提出了对智能商业的理解:数据化、算法和产品在反馈闭环中完成了“三位一体”的运行。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数字经济系列报告指出,智能商业正在从消费端扩展到产业端。智能商业在微观层面上强有力的运行机制和内在逻辑,正在经由“万物互联的在线化、智能化应用的深化,以及社会化的大协同”三大动力,开始扩散到中观产业层面和宏观经济的运行之中,并有望成为智能经济体系下最为坚实的微观内核。从消费端到产业端,从微观层面到宏观层面,智能商业的特质、机制、逻辑的持续扩散,将直接推动智能经济的成长。智能经济将具有以下三方面的特征:

第一,以数据为关键生产要素。智能经济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高级阶段,“数据+算法+算力”的智能化决策、智能化运行,将更加依赖于数据的获取和处理。

第二,以人机协同为主要生产和服务方式。虽然人工智能不可能代替人类,但人类在一定程度上的“机器化”,机器在一定程度上的“人类化”,仍将同时进行,并使人机协同的生产方式越来越主流化。这与工业时代“工人附属于机器”的情况截然不同。

第三,以满足海量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为经济价值的追求方向。目前在部分行业和企业中出现的智能商业,已经展示出了低成本实时服务海量用户个性化需求的能力,未来这种能力将成为每个经济组织的基本能力。

2019年2月,在阿里巴巴ONE商业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正式推出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并对外公布了跨越阿里多生态、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A100计划”。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是“企业级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阿里巴巴通过生态协同效应,帮助合作伙伴经营效率更高、更快地获得投资回报,目前宝洁、欧莱雅、星巴克等跨国公司已成为利用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推进品牌数字化转型的先行者。

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本质是提供一种数字化整体能力的输出。希望帮助客户数字化运营消费者,也能数字化运营供给和生产。通过A100计划,阿里巴巴会为各种规模的公司提供阿里巴巴操作系统,让其从众多服务中进行挑选,进而改进其业务运营。阿里巴巴还会建立一个跨平台整合型账号服务团队来监管A100计划的落实,并且将从公司生态系统中已有的合作伙伴开始实施。

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正在形成新的社会经济运行操作系统。

★ 《财资中国·财富风尚》2019年3月刊新上线!本期封面主打文章《平台财资生态系统——智能商业经济下的平台创新与金融赋能》,欢迎订阅!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