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财资创新,助推金融转型

国企追求产融结合,如何摆脱“脱实向虚”?

产融结合高质感地充斥在当今社会的所有环节中,有人认为产融结合正在导致“脱实向虚”,觉得它是一种大企业的特权和利益板结化壁垒。其实,国企在推进产融结合的做法上有着自己不一样的方式,最终形成带有各自特色的框架体系。

文 | 华彩咨询总裁白万纲

来源 |《财资中国|财富风尚》杂志2017年10月刊

《国企追求产融结合,如何摆脱“脱实向虚”?》

国资系统对产融结合的情感比较复杂,区域里面一些核心金融资源早已被几大“豪门”锁定,富者愈富;有些产融结合型企业中,产和融就是被迫的“婚姻”,产干产的,融干融的,产和融没有什么深刻的管理;有些产融结合型企业中,产依附于融;有些困难国企,实业发展无望,脱困和利润全靠金融板块;很多企业产融结合尝到融的甜头后,对实业的看法和做法越来越看不懂、管不住了。

解读产融结合

首先,产融结合是企业实现产业资本、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互转化的一个过程,它是实业板块、金融板块、实业和金融板块之间三个层次发生全新价值创造的重要手段。它的重要性不是偶然,而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竞争激烈程度,与时俱进到了现在这个局面。高端的竞争手段被大家普遍掌握后,竞争就立即升级,所以想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进行武器升级,如果同步进行战略和哲学升级那就尤为厉害了。

其次,最大限度地利用好实业所积累的社会资源,这样可以增加金融运作的成功率,产融结合还是降低集团交易成本的重要手段。上市、重组、兼并、收购以及借贷等活动,通过自身金融平台必定会降低不必要的投融资成本,同时更能节省交易时间,控制交易节奏,从而能够服务于集团利润最大化。

再次,产融结合是提升实业管理水平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在风险管控、资产运作、利润放大、现金流管理、市值管理方面,金融有很多东西是值得实业学习的。简而言之,产融结合就是企业在实体运作的方方面面充分使用了金融手段,并在金融业务的运作上充分利用和借助实体经验与资产的一种运作境界。

最后,产融结合还是金融落地生根的重要手段。用实业经验、差异化和独特产业资源做金融,比单纯地做金融更好。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各个实业企业都拥有很多金融牌照和金融能力来自我服务,更多的情况是企业自己有一小部分金融服务,再在外面借一大部分金融服务,往往是实业企业的常态。

国企如何摆脱“脱实向虚”

很多集团把产融结合当成业务和实物层面的运作,从而缺乏了产融结合的战略;很多集团把拥有金融业务看成了产融结合,从而缺乏结合思维的战略;在有些所谓产融结合的集团内,产融分离,只有财务收益,没有战略收益;在实业型集团里,高薪招聘的金融经理人,经过严格考核使得金融板块每天都在去寻找“定增、打新股、低风险生意”的路上,看似聪明的财务导向绩效管理却倒逼产融分离。

解决国企产融结合喜欢脱实向虚的问题,必须要在战略、追求、责任上明确无误地形成共识,确认企业到底要通过产融结合做什么,做到什么境地,为什么非产融结合不可,就必须先要确认产融结合的六类核心追求:

1. 托实升级——通过金融服务于实业,使之产业格局升级:产业效率,产业周期,产业风险,产业社会带动,产业集中度,产业壁垒,产业变革,产业不确定性,产业开放度,产业共赢机制,产业的自进化。而这些升级往往不是自动发生的,要么就是在关键时刻要做点大投资、大创新、大促进,要么往往还要用人造经济、扭曲产业等手法进行产业催化。

2. 促实转型——重化,供应链化,轻资产化,模块化,数字化,全球化,集成化,智能化,融合化,跳代化,平台化,消费化,跨界化,生态化,传媒化,免费化,虚拟化,长尾化,个人化,社交化,娱乐化。无疑这里的转型,除了需要大量的金融工具之外,更需要金融思维与技术的帮助。

3. 托实布局——通过金融手段协助实业优化布局(投资布局、资本结构布局、全球布局、科技要素布局、竞争力布局、产业组合布局),反过来改造和优化现有格局,尤其投资布局对企业影响很大,值得重兵突进:战略型投资——战略性资源,重大结构性优势;管理型投资——重组,强化,整合,联盟;财务型投资——股权投资,风险投资;风险性投资——股权,资产,债务,不确定性收益;公司理财性投资。

4. 托实向创——一批国企会成为创新的孵化者,促进者,投资者,整合者;一批国企会成为创新环境打造者,服务者,平台构建者;一批国企还会成为创新体系构建者,参与者,推动者。这中间的问题就在于在实体企业要去干这些事的时候,金融怎么样给它们递扳手,造优势,通天堑,转周期,插翅膀。

5. 促实整链——一批国企必须打造优势供应链,尤其像中国商飞起码打造一、二、三、四这四级供应商体系,它还需要打造产业链,乃至重构产业链,构建生态链,塑造生态链与外部的超循环关系,这时产融结合的主题就变成了实业有想法,金融需要如何去帮助企业。

6. 导实卡位——一批国企要占有重要的贸易通道,物流通道,金融平台,资源,交易所,重要技术,特许,瓶颈要素,这时产融结合的主题就是如何协助实业企业攻占这些高地。

对于国资委和国企来说,要做好产融结合的前提是要先界定好产融结合需要解决的问题,避免国企的超边界经营和对社会经营空间的挤压。产融结合可用的金融手段具体有金融思维、金融产品、金融人才和金融技术。产融结合可用的产业手段有产业组织、产业升维、产业降维、产业异化和产业重构。

产产融合与融融结合的再融合

融融结合的核心是形成若干透明的、可被理解的产品说明书(整体解决方案)。金融在集团中是黑箱,为了使之被理解或被应用,企业要有自身的说明书,由金融板块来作出相应的金融服务,从而在产融之间做出正确的匹配。产产结合需要有供应链、产业链、生态链,还需要产城融合、产贸融合、产服融合、产创融合、产网融合和产学融合。产产结合的千手观音效应,融融结合的万手如来效应,观音之手牵如来之手,这才是产融结合。产融结合的核心特点就是相乘效应,金融的高流动性去乘以产业的专业化效率,以及金融对产业运作路径的改进,都是产生交叉感染的温床。现在很多集团的风险管控仍然只是合规性管理,如果进行产融结合,可能会发生大面积的风险,所以企业必须建立一个战略性风险管理框架。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