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如何获得爆炸式增长?

黄峥曾借用史蒂夫·乔布斯复出时拍过的一个广告,比喻拼多多的异军突起:“你可以赞扬他,你可以侮辱他,你说他什么都行,但有一点你不能做到,就是你不能忽视他。”事实上,对爆炸式增长的企业,不仅不能忽视,还需好好研究。关于企业获得爆炸式增长的秘诀,人们往往把眼光定格在企业领袖身上,如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马云等。按照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的说法,这些英雄让经济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重组了产业,并寻找到了做旧事情的新方法。他们的活动对增加就业、突破技术和消除陈腐的垄断,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文|王德培

如今,诸多著名企业家已与明星没有太大区别,例如华为常年受到研究和追捧,任正非的一举一动都被社会各界关注,被各类媒体报道和解读。从图书出版业这一反映社会热点和人心动向的风向标来看,根据“2020年企业家图书排行榜”,任正非和马云最受关注,成为挤进畅销书排行榜的通行证。似乎“成功可以复制”,在企业家传记中,何止有黄金屋,简直是黄金城!

也有人通过剖析“独角兽”之类的业态,揭示其背后的商业模式,进而得出模式决定论。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说的“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是基于商业模式的竞争”,一度被奉为圭臬。

然则,企业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既不是企业家的个人功劳,也不是仅靠商业模式主导。正如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一书中所说,商业世界的每一刻都不可能重演。下一个比尔·盖茨不会开发操作系统,下一个拉里·佩奇或是谢尔盖·布林不会研发搜索引擎,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也不会去创建社交网络,如果照搬这些人的做法,就不是在向他们学习,也不可能复制他们的成功。事实上,“时势造英雄”,势比人强。正如苹果公司的卓越固然离不开史蒂夫·乔布斯的伟大,其模式也是可以复制的,但关键还在于它踩对了技术和社会发展的节点,并以观念突破,抢占时代机缘。如今是智能手机已全面取代功能手机的时代,苹果自然“沉没”于众手机品牌中,即便是乔布斯,可能也无力回天。更何况,时代恰逢百年一遇之大变局,环境变得越来越随机而不连续,身处其中的企业命运也变得扑朔迷离。

相较而言,工业文明有200年历史,有很多东西是确定的,曾经在某种意义上,企业只需要引经据典,照章办事,就足以带领企业前进。而如今,产业的融合和动荡不允许企业故步自封,消费者的需求升级也迫使企业必须保持开放灵活。显然,经典理论的适用条件发生了变化,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个小小的负面事件可以毁掉一家创立多年的企业,一个微创新可能会颠覆花几十年建立起来的商业模式和消费习惯,为了一国利益可以不惜破坏全球的规则……这注定是一个多变的时代,企业管理的未来已经彻底变成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尤其是疫情带来的经济大衰退,企业在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呈现出极端化发展的状态:要么表现卓越而闻名天下,进入爆炸式增长轨道,要么守着固有的核心能力横盘,表现平庸而默默无闻——或者一鸣惊人,或者一蹶不振。

由此可见,势比人强,与企业家、商业模式等内部因素相比,企业获得爆炸式增长更取决于以下四大条件:

第一,新经济横空出世初期,呈现井喷。人类历史上每一个全新的篇章,都伴随着生产力的颠覆式迭代。工业革命带来了工业文明的兴起,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信息文明的鼎盛,新经济横空出世,将给企业带来一次利用新技术“变轨”实现跨越和利用全球价值链“重构”实现跃迁的重大机遇。2006年成立的大疆,以“未来无所不能”为理念,在无人机领域,从民用无人机到工业无人机、“行业+无人机”的智能飞控产品,截至2020年3月已经占据了全球超过85%的市场份额;富士康在云计算的概念基础之上,延伸出“雾小脑”,将设备本身所产生的大数据处理为精准的小数据,通过与人工智能深度结合产生有用的信息,从而“把人从重复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为传统制造业赋能。

第二,市场经济交换方式的革命。互联网的崛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时间和空间的枷锁不复存在,自由流动的信息打通供需的“任督二脉”,建立于网络的新交换方式不仅能够降低交易成本,还可以改善消费者体验。当行业的游戏规则发生剧烈变化,摸准时代脉搏的企业自然可以脱颖而出。例如,近几年,惨淡的钢铁行业成为产能过剩的典型代表,然而,找钢网却给这个阴云密布的行业带来一抹亮色。找钢网以互联网、大数据、AI等技术手段,链接钢铁产业链的一切,提高钢铁流通中每个环节的运营效率。截至2019年年底,找钢网的合作钢厂已超110家,合作大型供应商超5000家,提供超过40多万种不同规格型号的钢材产品,2020年已入选上海在线新经济50强。

第三,金融资本的模式创新。正如过去从银行业迭代至证券业,从金融衍生品迭代至基金业等,如今,传统金融模式也早已在新金融模式的冲击下步履维艰。典型如余额宝的颠覆式创新,告别银行,开启了1元起卖的“理财盛宴”;7×24小时,随时随地,触手可及,不排队、不填单;每天早起就能看收益……如今,以余额宝为代表的支付宝理财科技,与约170家资产管理公司合作,截至2020年6月,资产管理规模超4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产品。蚂蚁集团如今已稳坐行业第一把交椅。

第四,时代切换的制度改革所释放出的红利。在某种程度上,改革开放后一大批中国企业的发展,就是抓住了制度红利,未来,改革的持续深化也将带来新一轮制度红利。例如创业板正试点注册制。随着上市审批的放开,可以预计,创业板里的上市公司会更加丰富,创业板也将为企业更好更快地发展打开新的空间。世界范围内也不例外,如随着环境污染、能源结构调整的迫在眉睫等,各国纷纷出台相应政策,推动新能源车发展,一批新能源车企也随之崛起,如特斯拉,如今市值已远超美国菲亚特克莱斯勒、通用和福特三大老牌汽车商的总市值。

如果能把上述四类时代性切换的能量叠加在一起,企业发展不爆炸也难。由此也可看出,当下,企业管理俨然已进入“倒三七”阶段:即传统管理70%重在企业经营管理的内部版本升级,30%在对外开疆拓土;而当世界经济一体化,尤其是经济文明、经济形态大切换之际,行业无边界、供应链无尺度成为常态,企业就将把70%的精力投向外部,30%留在内部。笔者在2005年出版的《问鼎21世纪新文化》一书中便已提出,在人类文明转型阶段,文化上的革命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引领新世界文明的文化将以“星云”为特征。星云型文化扎根于现代生产生活方式,探索未来而不是沉湎历史,既开放又自成体系,碰撞—学习—前瞻—创造,不断循环往复、螺旋上升,与瞬息万变的世界同步发展。事实上,企业也是如此。秉持星云文化原则,企业的经营管理新理念在于:企业既可以是独立的模块,又能够互相嵌入。企业犹如插头能兼容所有插座一样,能够对市场灵活作出反应,形成灵活结合的产业协作网络,改变“大而全、小而全”的工厂模式,建立密切而广泛的企业间合作,发挥各自的优势,将“价值共生”视为企业转型的“指南针”;还能够发挥集成、整合的功能,企业的关注点不再是拥有多少资源,而是整合资源为用户提供价值的能力,形成开放的生态。正如台积电曾经通过“群山计划”让摩托罗拉等IDM(集芯片设计与制造于一体)大厂放弃自建晶圆厂,转而依靠台积电的生产线;更能搭建起生态平台——这种生态平台不仅仅是传统的供应链伙伴或者产业集群的联合体,更是一个有机的创业创新生态系统,通过平台化发挥1+1>2的综合效应。基于此,企业也将成为一种超级枢纽。从有形的产业节点到无形的信息、技术、资金节点,不仅能外部借势,还能激发内部力量,产生叠加、融合效应。未来,企业跟外界不再是简单地争夺资源,而是以超级枢纽打造“朋友圈”,链接得越多,碰撞出的能量也越多,企业就越“聪明”,进化得越快。

摘自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蓝狮子《中国经济2021》

《企业如何获得爆炸式增长?》

书名:《中国经济2021》

作者:王德培

策划方:蓝狮子图书

出版方: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