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海外CFO何绍茂:财报六看

对企业而言,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是企业经营、投资、筹资三大活动的结果呈现,同时又是资产负债表的过程呈现。换言之,企业所从事的一切活动,最终都将在资产负债表中得以呈现。《华为前海外CFO何绍茂:财报六看》

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构成了我们通常意义上说的财报三张表,也是财报的核心内容。

看这三张表的比较流畅的顺序应该是利润表、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

我们先通过利润表了解公司的基本面:总体规模,在行业中的地位,成长性如何,运营效率高低,盈利能力如何;再结合现金流量表,评估公司收入的真实性,利润的含金量,对外投资的领域(体现其战略方向),筹资来源及规模,以及外汇变动对现金流量的影响;最后看资产负债表,了解公司的总资产规模及增长,资本保值增值率,权益报酬率,长短期债务结构规模及变化,货币资金增量,应收账款规模及变化,存货规模及变化(尤其是应收账款及货币的质量,即可变现程度),固定资产规模及变化等。

以上总结起来,就是财报六看:看战略,看成长,看效益,看效率,看资产质量,看风险。每一看都要看趋势。我们先看利润表。

利润表

1.收入及其增长。体现企业的规模及其成长性,快速定位其在行业中的位置,《财富》世界500强即以收入为主要排名依据。其真实性需结合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进行评估。

2.毛利及其变动。体现产品本身的盈利能力及其变动状况,由此可以判断产品的竞争力变化情况。此指标在一定程度上能体现公司的战略,比如是成本领先战略还是产品差异化战略。
3.期间费用及其变动。销售费用反映了企业针对客户界面的投入策略,以及用于营销、广告宣传等领域的策略。在品牌价值的提升方面,除了产品本身的质量,营销策略也是重要手段。管理费用体现了内部运营效率。所谓卓越运营,可以具体理解为管理费用率的改进;研发费用则是用于创新的投入,基于未来的长远投入,也是一个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以及产品策略的评估标尺。在期间费用中,涉及的预提、摊销费用等,依赖于大量的职业判断和会计估计,这是最容易扭曲利润的温床。
4.资产减值损失。应收账款、存货、固定资产、长期投资等资产的减值计提。这个项目更是依赖于大量的职业判断和会计估计,是另一处容易扭曲利润的温床。比如,据我国《证券时报》报道,2014年4月18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通报了上市公司2013年年报财务信息披露跟踪分析情况,称重点存在四方面的问题,其中就有一条“会计判断或会计估计不当,会计处理适当性存疑”,18家上市公司被点名批评。
5.营业外收入。其特点是一次性收入,不可持续。一般情况下,企业不用太关注该项目。但现实情况往往不一般。众多上市公司盈利或扭亏为盈就靠它。比如2013年的同城友商Z公司,项目金额达到35亿元,其中软件退税约为23亿元,政府补助约为11.6亿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这成为其扭亏为盈的主要因素,是2013年7月公告的未来期权行权条件之基石,重要性不言而喻。
6.净利润。利润表的归宿。辛苦一年,有没有收成,就看它了。江湖之险恶,全在它身上体现。即便企业较为规范地执行准则,净利润仍然是一尊泥塑:是人是妖,是神是兽,全靠它体现。这在资本市场中便形成了一大奇观:经常有某家上市公司,前一年还吃嘛嘛香,第二年却突然腰酸背疼腿抽筋,上吐下泻加巨亏,第三年却奇迹反转、梨花带雨、春风含笑,扭亏为盈。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家上市公司为规避连续两年亏损被特殊处理的风险,而调剂净利润。所以,我们看到这种V形反转的异常波动,以及净利润极低且长期在盈亏线上痛苦挣扎的情形时,得用十二分的批判眼光去审视。

现金流量表

每一个强者的背后,都有一段辛酸的血泪史。

每一个高估值公司的背后,都有一张强劲的现金流量表。没有一张强劲的现金流量表,也有一段令人无限憧憬的美好传说。反之亦然。

从这个意义上说,成功的企业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企业各有各的不同。而无论如何不同,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资金链断裂,现金流吃紧。

现金流就是企业的血液。以血为镜,就能照出利润表的本来面目。

面对一张盈利能力不强甚至亏损的利润表,顾城的经典短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是现金流量表最好的倾诉。

这也是沃尔玛、苏宁和国美等连锁零售巨头无论盈利能力如何,都能干得风生水起的根本原因。

现金流量表与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有着本质的不同:现金流量表是以收付实现制为基础编制的,而后两张表是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编制的。所以它能很好地弥补权责发生制的不足,能为后两张表做补充。

就是说,利润表整天玩虚的,你说符合条件应该确认,就确认了,但匹配这收入的现金可能并没有收回——也许永远收不回。费用,比如房子的折旧,你说20年折旧完,就分期确认了今年的费用,但也许100年后你的孙子还美美地住着,这房子成了文物,还大大增值了,但今年的折旧并没有现金流出,而且今后若干年后也不会流出。这造成的直接后果是,相应的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价值比较难以衡量。这个确认很难说不对,都符合准则。

现金流量表就解决了这类问题,它不管利润表是真是假,只管现金流动。预收款是现金流入,哪怕没有确认收入;预付款也是现金流出,哪怕并不能确认成本或费用。

因此两张表之间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差异。这种差异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行业或企业的商业模式决定的,但直接原因是信用的引入导致货、款不同步。具体的影响因素就是企业确认收入的时点,付款方式的约定等。

现金流量表主要回答了企业三大活动的资金流动情况:经营活动、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我们经常讲的投融资,就是指后两项活动。经营活动就是企业的日常运营活动。

首先,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回答了公司资本的来源问题,权益资本和债务资本的规模及结构问题。

现实中,高低搭配是最易实现的资本结构。在初创期的企业往往采用高权益资本和低债务资本搭配的方式,因为初创期经营风险大,保不齐企业哪天就倒闭了,债权人不太敢给钱。企业进入高速成长期,权益资本比例有所降低,债务资本有所上升。这时的企业就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喷薄欲出,前途大好,谁都想分杯羮,但风投更有兴趣。企业进入成熟期,权益资本比例继续降低,这时股东一般不会追加投资,因为到了该享受红利的时间了,而债权人则会求企业贷款,就如男人四十一朵花,银行也要过家家。企业进入衰退期后,采用低权益资本和高债务资本搭配的方式,股东逐步撤资,银行继续享受稳定的利息,大家一起享受退出红利。此时,企业经营风险较低,财务风险较高。

一般来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越大,企业面临的偿债压力也越大,但如果现金净流量主要来自权益性资本,那么企业不仅不会面临偿债压力,资金实力反而增强。企业吸收的权益性资本所收到的现金与筹资活动现金总流入比较,所占比重大,这说明企业资金实力增强,财务风险较低。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企业规模越大,就越需要不断地转增股本。

其次,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回答了企业资金的重大投资方向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了企业的战略以及实现战略的方式问题。

比如企业修建研发基地,这是基建领域的投资;收购某家芯片企业,这是对产品技术领域的投资,并且是以外向收购的途径进行的。这也是思科等现金流充裕的企业惯用的扩张手段。但实际上,内部研发的内生增长途径也可供企业选择,这是华为的惯用手法。

对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我们不能简单地以正负来判读其优劣。当扩大规模或开发新的利润增长点时,企业需要大量的现金投入,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量补偿不了流出量,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往往为负。但如果企业投资有效,那么投资会在未来产生现金净流入,创造收益。这就是面向未来的长远投入。

再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上述两项活动之外的企业的所有活动,几乎都可归入此类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

毫无疑问,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是企业赖以运营的基石。企业给员工发薪水靠它,给供应商付款靠它,给政府缴税靠它,给银行还利息也靠它,给股东分红还靠它。

我们将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购进商品、接受劳务付出的现金相除,在经营正常、购销平衡的情况下,二者的比率大,说明企业的销售利润大,销售回款良好,变现能力强。

我们将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经营活动流入的现金总额放在一起,可大致看出企业产品销售现款占经营活动流入的现金的比重。比重大,说明企业主营业务突出,聚焦主航道,营销状况良好。

我们还可以将本期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与上期做比较,增长率越高,说明企业成长性越好。

我们看现金流量表,主要就是看经营活动现金流。

经营活动现金流减去资本支出,就是自由现金流。在资本支出占据重要比例的运营商中,该指标被广泛使用。

自由现金流的本质是企业产生的、在满足了再投资需要之后剩余的现金流量,是在不影响公司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可供分配给企业资本供应者的最大现金额。

将现金流量表与利润表关联起来的指标有很多。比如华为常使用的利润兑现率就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指标,它反映了每1元的利润所能带来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

利润表反映了一定时期内的经营成果,现金流量表反映了一定时期内的现金变动情况,资产负债表则反映了资产负债表日这一特定时点的资产状况。

但现有的资产负债表在反映公司资产的全面性上存在着明显的缺陷。根据罗伯特·卡普兰教授和大卫·诺顿教授的研究,企业市值的75%以上源于传统财务指标无法捕捉的无形资产。也就是说,公司的平均有形资产(资产减去负债后的账面净资产)只代表了不到25%的市场价值。

这个问题在钢铁、机械等传统的制造行业不会凸显,但在高科技电子行业中,将会加倍放大。比如通信设备行业的价值可能就不一定在于有多少房产,有多少设备,而在于有多少关键资产、软资产。

★ 本文摘自《华为战略财务讲义》,有删减。作者:何绍茂,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4月出版。
《华为前海外CFO何绍茂:财报六看》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