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2019年7月25日—26日,第三届全国保险科技创新论坛暨第九届保险财资论道在宁波隆重召开。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理咨询合伙人蔡欣溢发表了“基于IFRS17准则下的技术实现”主题演讲。本文根据现场演讲实录整理。

演讲人/蔡欣溢,财资一家(ID:TreasuryChina)原创首发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大家好,今天非常有幸来到宁波和大家分享保险行业最受关注的话题——IFRS17。实际上,IFRS17不仅仅将影响中国的保险行业,它也将影响全球所有应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保险公司。

IFRS17的前世今生

2017年5月18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在长期的努力下完成并公布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7号——保险合同》(IFRS 17),成为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会计准则之一。实际上最早从1997年开始,IASB就开始启动保险合同项目,于2004年3月发布IFRS4保险合同,2007年5月发出讨论稿,2010年和2013年两次发布意见征求稿,2016年完成技术决策且启动投票过程,到2017年5月18日最终落地,前后经过将近20年的研讨。考虑到IFRS17的复杂程度,准则生效日确定在2022年1月1日,比原计划推迟了1年。行业有3年时间为IFRS17的实施做准备,但时间并不充裕。IASB已组织过渡期工作小组TRG来支持实施工作的进行。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IFRS17将用于取代IFRS4,后者为当前应用的会计准则,且该准则对公司报表填报要求相对宽松。IFRS17将从根本上改变所有发行保险合同实体的会计汇报。对于保险公司而言,向IFRS17过渡将对财务报表、关键业绩指标、财务报告流程和业务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大家可能有疑惑,现行会计准则对于整个保险合同已经讲得很清楚,为什么还要变?这个变化是由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投资者和分析师,他们需要识别保险合同利润的关键驱动因素,而现行的计量方式并不容易理解,而且相同产品不同国家采用不同的会计计量方法,这让非保险专业人士一头雾水;二是保险行业收入确认与非保险金融企业收入确认差异较大(投资部分);三是由于假设锁定,无法在保险负债中体现当前信息(部分国家);四是对风险没有一个明确的量化计量;五是资产和负债经济意义上的错配不够清晰。种种因素推动IFRS17在全球范围内作为新的标准浮出水面。总而言之,合理性、可比性和可操作性是三大考量因素。

IFRS17——保险企业的一场变革

IFRS17带来的不仅仅是核算的变化,实际上IFRS17的内容也会涉及保险产品,这里就列了六个方面。第一点就是保险收入;第二点是计量模型;第三点是保险财务收益或费用;第四点是保险分组;第五点是财务报表列报与披露,现在IFRS17的财务报表披露比现在用的报表要复杂得多,它的角度会比现在明晰很多;第六点是在过渡期究竟怎么处理?打个比方,在2022年1月1日作为切换时间点的时候,在这之前保单计算,我们是按照老的方法做,切换以后,怎么样去切换到新的保单?以什么样的方法做计算?这些在做切换的过程中造成的收入变化又怎么处理?这个会变成一系列的问题。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前面我讲了六点对保险产生的影响,IFRS17对我们日常的运营和操作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一个方面是产品及账户的管理,在IFRS17下,收入仅包括当期负债的变动,且须排除掉投资部分及计入“loss component”部分,因此公司若希望提高收入,需进行产品的分析,逐渐进行转型;另外,IFRS17下分红账户若以变动收费模型计量,将对分红账户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公司希望分红险能够满足直接分红的条件,需进行分红账户资产归属的全面梳理、重新评估分红账户资产的分类等。IFRS17的实施是国际会计准则转换的一部分,对于保险企业IFRS17与IFRS9实施中的相互影响对最终结果可能存在重大影响。从IFRS9和IFRS17联动来看,部分产品将存在强关联,需要对投资策略进行进一步的审视;公司也需要进一步进行费用分析,对相关费用进行拆分。

同样,对人力资源管理也有影响。为什么?因为IFRS17的要求更高了,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精算人员对现有的精算模型重读、重解以及进行重新计算。同时,也需要财务人员对整个精算过程、计算过程、费用分摊过程非常熟悉,这对我们现有的知识结构是个更新过程。所以我相信,未来几年,精算人员和懂精算的财务人员会在整个市场炙手可热,会变成稀缺的人才。

人力资源之外,从财务管理本身来讲,IFRS17的实施可以为未来的财务管理以及流程、数据和系统带来持续提升的空间。为什么这样讲?IFRS17下,财务报表的披露形式将发生很大变化,披露要求相比现行准则要求也更为详细;财务报表编制要求的改变,将很大程度的改变财务报表的流程以及相关的内控,系统对接方式也将发生很大变化,进一步提高了财务人员和精算人员的合作要求。随着详细披露的变化,包括准备金的置信水平、变动分析和未来利润释放的模式,以及准备金评估流程的变化以及IFRS和“偿二代”准备金评估流程之间的联系可能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捕获并存储大量的数据,而这些都是公司最核心和最基础的数据。所以说,IFRS17为保险公司未来的数据分析和数据管理奠定了基础,也为提高财务管理能力奠定了基础。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IFRS17的实施路径与行业进展

大家都很关心IFRS17,IFRS17的状况是怎么样的?大致要花多少的时间?在这里,我基于几年来在IFRS17上实施的项目和经验,基于现在做的几个项目进行了总结,IFRS17整个实施周期通常超过30个月。

大的来讲,会把它拆成三个阶段。准备阶段是培训,IFRS17究竟是怎么回事?会影响到哪里?要准备哪些?接下来的阶段一是分析和规划,影响测试和差异分析通常是阶段一要做的事,差不多需要6-9个月,当然现在还有很多公司会把框架设计放到阶段一。

阶段一现在很多家公司都已经启动,但是真正难点实际上是在阶段二,就是落地的这块内容。阶段二中,就会包括业务设计、系统构建和并行测试。在阶段二中,会有很多的选择,包括用什么样的技术架构?用套装系统,还是自行研发,还是用混合的模式?在这阶段中,系统构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更多的是在于后面的并行测试。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最终的数据会决定结果,所以最后的并行测试阶段是至关重要的。

最近正在韩国给一家寿险公司做阶段二实施落地项目。在IFRS17进度上,韩国要比中国走在更前面,很多保险公司基本上已经进入到尾声了。但是韩国保险公司IFRS17落地花费的时间比原先预计的要更多,其中很大因素就是数据。系统搭建完以后,跑完测试以后,原来很多的设计和实际结果出现了偏差,包括在模型搭建和假设上面与原先有偏差,这样又要倒回去改设计和数据,这样来来回回花费了比原计划更多的时间。同样,这个现象在国内还会再次发生。建议各家保险公司在IFRS17实施过程中,要对数据非常重视,要预留足够的时间。

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应对方法

基于准则的变化和全球项目经验,普华永道有一个建议的整体解决方案。主要分成两大块,一块是合规部分,一块是优化提升。合规的角度更多是怎么样满足监管的要求,怎么样去调整数据、精算模型、核算方式和财务报告,甚至于优化会计结账过程。除了合规以外,更多保险公司想的是什么?既然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和成本,那不如趁着机会把管理需求进一步延伸。所以很多保险公司会借助这个项目演变成内部管理的变革项目,由此产生一系列优化和提升,这部分还会涉及数据以及未来的运营。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前面讲了很多业务相关的话题,回过来再谈系统。在这里的话,我们给大家看到的是大的系统架构,这只是一个框架图,实际上包括了几大块,一块就是讲数据平台,这里面核心是IFRS17的数据储存和整合,在这基础上要考虑是不是以这个为基础,未来再做适量的扩展?最近我在与国内几家保险公司从业者交流的时候,他们有提到,在做IFRS17的时候要考虑整个企业级的数据仓库、数据管理。我听到这个话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现在保险企业已经有很强的数据概念,一谈就会谈到数据管理,这是非常领先的思路。担忧的是什么?一个项目承载太多期望的时候,整个项目实施的压力会更大,项目实施所面临的风险也会受到影响,所以说,又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前面系统架构讲完以后,大家可能马上会反映,有没有对应的完整的产品涵盖所有内容?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没有。整个市场上没有一家公司的产品能够涵盖所有IFRS17涉及的内容。更有意思的是,现在的整个系统架构又分成了三个流派:精算主导平台流派、会计主导平台流派和数据主导平台流派。每个平台流派对应的厂商还都不一样,就像精算主导平台流派,重点会放在以精算系统为核心来处理涉及的模型、计算,甚至于对应的报告。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数据主导平台,相对来说各司其职,做前端数据处理专门有一套,做精算模型是一套,数据计算一套,出数据报告一套,会计是一套,分门别类、非常清楚。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会计主导的平台,从怎么样更好地出具会计报表,如何出具披露报告的角度来谈。例如SAP公司运用内存计算技术HANA研发了IFRS17解决方案,提供了会计引擎、IFRS17计算和子账户记录等,以及IFRS17对应的报告和披露。除了SAP外,ORACLE也是市场上比较活跃的厂商。LEGERITY和Aptitude这两家厂商实际规模比不上SAP和ORACLE,但是他们在专业领域里面非常活跃,特别是Aptitude在东南亚中小型保险公司使用率非常高。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保险企业实施IFRS17面对的挑战和难点

接下来看看IFRS17在系统、数据和流程这三个方面所面对的挑战和难点。系统这块前面已经讲了很多,因为监管的变化,新的报告流程,IFRS9对IFRS17的要求这一系列会造成系统对数据的变化,并导致管理上的变化。比如说,会计月结流程会发生变化,为什么会发生月结变化?因为会计和精算要做IFRS17的计算就要确定时间点,这个时间点又会回到月结究竟是截止在哪个时间点,这之前怎么样去匹配从而保证两边数据一致?

第二,对源数据要求多了,所以需要更精细的数据颗粒度和配套的、适当的数据存储模型,这样就导致对前面业务系统要求越高。

流程的变化有四个方面,一是数据颗粒度和数据的原因,二是CSM的计算会导致流程发生变化,三是过账,第四是报告、分析,这都会影响到日常操作流程。

《普华永道蔡欣溢:IFRS17下的保险企业变革》

总结一下,第一,IFRS17虽然现在在国内还没有正式实施,但是我们一定要早做打算;第二,实施成本,IFRS17不是一个小系统和小改造,而是影响了很多的方面,包括精算、财务和运营,所以实施的成本一定要考虑充足。第三,系统改建,IFRS17给公司带来了收集、清理和分析数据的机会。系统改建将是公司一次性的投资,使在满足IFRS17准则要求的同时,最大化的利用已有数据,建立更高效的流程、数据和系统。最后就是组织结构的变化,因为IFRS17影响财务、投资、精算和IT工作流程,团队的工作紧密性增加,所以未来就IFRS17而产生的组织变化也需要提前考量。

作者简介:蔡欣溢先生是普华永道管理咨询的合伙人,20多年咨询和行业经验,侧重于多元化集团公司(金融和地产)的财务管控、运营优化和绩效提升,并提供对应的管理信息系统和数据平台相关的规划和落地服务。蔡先生还就产融结合专题提供商业模式和发展路径设计,并就数字化、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和司库管理提供规划、设计和实施等服务。

蔡先生还是普华永道全球IFRS17技术领导团队成员之一,负责中国大陆地区IFRS17的系统规划、设计、建设和实施落地。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