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背景下,企业如何选择境外财资中心以及如何节税?

企业海外业务的扩张产生了对海外财资管理的需求,设立境外财资中心需从提升资金集中度、防控风险、税务及法规这三个方面进行考虑,其中税务成本及风险的考量始终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企业可以从财资中心主体选择和资金池架构等方面进行节税操作。

《“走出去”背景下,企业如何选择境外财资中心以及如何节税?》

国内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全球化”经营成为趋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高速发展,促使国内一大批优秀企业成长为世界百强的知名公司。近几年来,“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开展,给我国企业“走出去”创造了良好的业务机遇。

企业财资管理需求显著,财资管理模式升级。随着“走出去”企业的海外扩张和跨国公司的全球布局,企业财资管理也开始全球变革,财资模式和职能也在实践中不断地演进、升级。

境外财资中心的概念及功能

随着企业海外业务的加速扩张,企业对海外资金管理的需求也愈发迫切,越来越多跨国企业选择在境外建立财资中心来统一管理和调度海外资金。企业境外财资中心的职能主要分为两类:

一是跨国企业的“内部银行”,统筹管理和调度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集团整体财务成本;

二是企业的结算中心,为成员单位统一收付,管理成员企业现金及兑换、对冲等活动,从而降低结算成本,减少集团资金占用,降低财务成本的同时提升集团总部对整体资金的掌控能力。

选择境外财资中心需考虑的因素

企业在选择境外财资中心设立地点时,通常需要综合考虑资金中心所在地的政治环境、金融环境、税务规定、银行服务、时差等以及企业自身的业务发展目标、成本效益等多项因素。

实务中,大部分企业会将境外财资中心设立在金融业务高度发达、资金流动自由、低税率或者简单税制的国家或地区,例如荷兰、卢森堡、新加坡以及中国香港等。从“走出去”企业的情况看,中资企业更加青睐于在中国香港或新加坡建立全球资金中心,现以中国香港、新加坡为例来具体说明选择境外财资中心时需要考虑的各方面因素,并分析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作为“走出去”企业境外财资中心设立地点的优势所在。

财资中心的选择对未来企业集团发展影响深远,一般来说,企业选择财资中心设立地时会从提升资金集中度、防控风险、税务及法规这三个方面进行考虑。

1.从提升集中管理角度

考虑角度:选择地点需便于集中交易账户以配合集团实施集中管理的目标,分析成本效益应包括精简伙伴银行关系策略以及整体存贷的需要。

一般来说,企业会选择在海外控股公司所在地或已设立机构的地区建立财资中心,并选择当地综合实力较强的银行作为主要金融业务合作伙伴,进一步梳理、精简伙伴银行和结算账户,配合集团实施集中管理。

2.提升风险管理及投资管理能力角度

考虑角度:考虑当地市场存款的安全性与回报要求,当地市场资金的流动性、产品服务的深宽度,及当地法律、仲裁、政治等因素,便于实施集团内部管治政策,包括外汇、利率及对手风险等。

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优势如下:

中国香港作为亚太金融中心,银行的现金管控、财资管理产品服务齐全,加上法制完善可靠,财资中心设于中国香港能有效提升集团风险管理及投资管理能力;

新加坡是全球第四大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是全球第三大外汇交易中心、全球第二大财富管理中心,同时,新加坡是世界知名的自由港,利率市场化、法律及监管制度体系完整。

3.法规与税务考虑角度

考虑角度:考虑当地货币政策及外汇管制程度,当地法规是否容许公司参与本地、跨境及海外资金归集服务。企业需要考虑或避免建于有实施内部交易存贷利息预提税及银行存款利息预提税的地点,考虑或避免当地法规的资本弱化条例(如有)是否不利于集团状况。

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对财资中心相关业务的法规及税务政策如下:

1. 当地法规

中国香港及新加坡均没有外汇管制,亦不征收任何股息税或预提税(新加坡须符合FTC优惠政策)。中国香港及新加坡监管机构对跨境资金归集调拨、企业跨境融资、内部结算、代收代付等运作不作额外监管限制,是搭建企业财资中心的有利地点。

2. 税务优惠

许多国家、地区为吸引跨国公司企业集团设立财资管理中心,经常出台各类税收及政策优惠。

中国香港:为吸引跨国和内地企业在中国香港成立企业财资中心,香港政府在税务条例修订案中推出了相关税务优惠,于2016年6月3日刊宪生效。该税务优惠无需事先申请,仅需在年度报税时向香港税务局进行申报。税务优惠政策有两方面:

合资格利息支出抵扣在符合指明条件下,企业资金中心在经营集团内部融资过程中产生的利息支出在计算利得税时可获扣免(非中国香港关联企业需就相关利息收入缴纳不低于中国香港适用税率的税项)。

集团内部融资的条件为:

(1)参与资金集中管理的成员企业可为中国香港或非中国香港企业,且至少需要有4家;

(2)平均每月进行资金归集和/或下拨的笔数至少为4笔;

(3)每笔借贷交易为至少25万港币或等值外币。

合资格利润减税就合资格财资业务的相关利润,宽减所得税50%(即降至8.25%)。合资格企业财资中心及合资格财资利润条件如下:

(1)财资中心的中央管控以及财资活动在中国香港发生;

(2)财资活动/交易的利润和资产总额不低于财资中心利润和资产总额的75%;

(3)合资格利润需产生自中国香港或非中国香港关联企业提供的财资服务/交易,包括资金池管理(如建立资金池、进行现金流预测等)、付款管理(集中代付)、投资服务(提供资金增值服务,如存款、存款证、债券、票据等)、风险管理(就利率风险、外汇风险等财务风险提供意见及相关对冲工具,如远期及期货合约等)、财资管理相关的咨询服务(提供投资意见、融资咨询服务等)、融资服务(如提供担保、备用信用证、应收账资金融通等)。

新加坡:为吸引全球各地的企业在新加坡设立金融与资金管理中心,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于2016年推出最新版FTC税务优惠“Financeand Treasury Centre Incentive”,让企业从合格的服务及业务中所赚取的费用、利息、股息以及收益等享有较低的税率。税务优惠政策主要分为两方面:

所得税优惠金融与资金管理业务所偿还给银行或特批相关公司的贷款利息可免缴预扣税。符合资格的企业所需缴付的所得税率从17%降至8%。

(1)适用于从提供合格服务并在集团内公司取得的费用;

(2)适用于来自自身合格业务活动所得以及来自获批的代表处或关联公司的间接所得;

(3)适用于从金融工具交易获得的利息、股息和收益。

预提税优惠由财资中心向在新加坡以外的银行和集团内公司支付的非新币借款的利息;境外获批的代表处和关联公司在财资中心的存款和利息支付,如果该笔资金是用于合格业务活动和服务,可获得预提税优惠。申请获得税务优惠的企业需符合:

(1)每年的营运开支达350万新元;

(2)雇用至少10名专业人员及其他相关条件。税务优惠期为5年,可延期。

3. 税收协定

为解决国际双重征税问题和调整两国税收利息分配,世界各国普遍采用缔结双边税收协定这一有效途径。为了避免国际双重征税,缔约国双方都要做出相应的让步,从而达成缔约国双方居民都有优惠的条约。

中国香港:与39个国家或地区签署(包括墨西哥、日本、俄罗斯)(香港《2016年税务(修订)(第2号)条例》中“企业财资中心”)

新加坡:与75个国家或地区签署(包括澳大利亚、墨西哥、日本、俄罗斯)(新加坡“金融与财资管理中心税务优惠计划”,此为PWC截至2018年4月的政策解读)综上,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从政治环境、金融环境、外汇管制以及税务政策来说,都是非常合适的境外财资中心设立地点。企业在实际选择过程中,还需要结合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设立财资中心预算成本等方面来综合考虑。

境外财资中心税务成本、风险考量及筹划建议

企业在境外财资中心的设立及运营过程中,税务成本及风险的考量始终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厘清境外财资中心相关的税务成本以及存在的税务风险对企业来说非常重要。

税务成本及风险考量事项

1. 涉及的税种

(1)所得税。一些国家和地区为吸引大型跨国集团来当地设立财资中心,通常会提供优惠政策,例如上面提到的中国香港、新加坡。所以企业除了要了解清楚当地的税法规定,还需要了解当地政府对财资中心的税收优惠政策,充分利用优惠政策来降低税务成本。

(2)预提所得税。利息的预提所得税是一项常见的税务成本。一般来说,利息支付方是预提所得税的扣缴义务人,利息收取方是实际的税负承担方,但实务中常存在通过商务谈判转嫁税务安排的情形。

利息预提所得税的计算,首先需要了解利息支付方所在国家或地区的税法规定(税率),其次是财资中心所在国家或地区是否与支付方所在国家或地区签署了国际税收协定。例如,中国内地税法规定的预提所得税率为10%,根据中国内地与中国香港的税收协定,预提所得税率为7%。

(3)增值税等流转税。除了所得税和利息预提所得税外,利息的跨境支付可能还涉及到流转税,例如我国对外支付利息,除了要缴纳预提所得税之外,还要缴纳增值税。

2. 转让定价风险

境外财资中心和成员单位之间的转让定价策略,通常会对集团整体税务成本和税务风险产生重要的影响。财资中心作为跨境资金调拨的中心,通常会涉及众多与成员单位的关联交易,如果财资中心所在地税负较低或者有一定的税务优惠政策,就可以为集团通过全球资金调度来降低整体税负提供条件。

但是在具体业务操作中,企业需要厘清财资中心及交易对手所在地的相关法律法规政策,要特别关注合理商业目的,防范税务风险。

3. 防范资本弱化规定的影响

资本弱化又称为“资本隐藏”“股份隐藏”或“收益抽取”。防范资本弱化法规对于企业能够从关联方取得贷款的最高额作了规定,如果发现其债权性融资比例过高而没有合理的商业理由,则可判定其为避税行为。这一避税的原理在于:

一是利息作为一项支出可在被投资企业所得税前列支,而股息则不能列支;

二是有些国家股息的预提所得税率高于利息的预提所得税率,例如美国对股息征收预提所得税而对利息免税。基于以上避税的可能性,对于防范资本弱化的规定目前已被许多国家所采纳。

所以,企业还要充分考虑财资中心所在地以及涉及地区的资本弱化法规。

作者简介:杨蕾,银行从业人员,从事现金管理业务,热衷于企业财资管理研究。

完整内容请查阅《财资中国》杂志2019年4月刊。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