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财资创新,助推金融转型

“浇筑”起资金通衢——流动性服务助力缓解基建行业的资金困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为推动城镇化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随着市场需求减弱,基建投资力度减小,基建企业需要借助金融的力量盘活资产,改善企业流动性。

文 | 姚顺意 董兴荣

财资一家(TreasuryChina)原创首发

基建行业是典型的规模化经济产业,其增长依赖于基建投资的拉动。近几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大水漫灌”式拉动已经成为过去时,基建行业更要注重与国家战略、未来发展相结合。基于这些变化带来的挑战和建筑市场的激烈竞争,建筑企业暴露出来的财务、资金管理问题也越来越多。建筑企业亟须在盘活存量资产、增加流动性和提高资源使用效率等方面,与金融机构通力协作,使用好创新型金融工具,以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

强监管行业的金融需求

基建行业的产业链很长,而且上下游企业也是相对的,在各自的主业板块互为上下游,相互依存。从行业整体看,上游行业种类繁多,可以分为原材料供应商和工程半成品供应商,其中,原材料供应商包括钢铁、水泥、砖瓦、化工、建筑陶瓷等行业;工程半成品供应商是指铝材加工、商业混凝土、砖砌体、防水材料等行业。中游是建筑施工单位,下游是招标业主(如图)。

《“浇筑”起资金通衢——流动性服务助力缓解基建行业的资金困局》▲图 基建行业产业链示意图

在产业链上游的水泥、钢铁等企业一般采用现款现货的结算模式,并且这些年,这些行业随着国家节能减排政策的推行以及能源价格、矿产价格、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产品出厂价格上涨,最终可能引起建筑企业成本的上升。而半成品供应商上游是水泥、砂石等企业,下游是建筑施工单位,相较之下两端都比较强势,因而资金压力比较大,普遍存在应收账款规模大、账期比较长的特征,在盘活票据、应收账款方面存在较大需求。

产业链中游主要是建筑施工单位,从我国基建企业的现状来看,大型建筑企业主要是国有企业,行业集中度较高。市场需求与业主资金情况共同影响建筑企业的回款,进而影响整个行业的施工进度:建筑工程项目施工周期较长,一般采用按项目进度的付款方式,回款条件则由业主与下游企业通过议价的方式决定。对于基建行业来说,由于终端需求来源于政府,当政府需要基建作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抓手时,支付意愿提升,那么基建企业则可以获得现金流的好转。与此同时,随着国有企业经营规模的持续发展与业务扩张,企业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等指标持续降低,国资委开展“两金”压控工作,对大型建筑企业盘活存量资产提出了较高要求。

基建行业的产业链下游多为地方政府基础设施主管部门的下属单位或平台公司,如铁路公司、高速公路公司等。业主发包项目通常通过招标方式开展业务,下游行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施工项目投资规模、进度安排以及工程款结算、回款等方面,对建筑施工企业盈利性、现金流等财务指标影响比较直接。

应收款链平台助力建筑企业降本增效

中铁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十四局”)前身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四师,组建于1947年。1984年1月奉命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2001年9月改制为母子公司管理体制的现代企业集团,隶属于世界500强企业——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排名58位),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大型建筑企业,也是国内大直径盾构和水下盾构及城市轨道交通领域的骨干企业和龙头企业。

近年来,全球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党中央国务院及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确保中国经济发展平稳有序,基础建设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因素。中铁十四局紧紧抓住发展机遇,加大投融资力度,快速扩张企业规模,资金的需求量大幅度增加。与此同时,国资委发文要求中央企业要重点在深化改革、开源增收、节流控亏、压缩“两金”、剥离整合等方面狠下功夫,为全面完成业绩考核目标提供坚实保障。

中铁十四局作为大型国有企业,上游供应商超过10万户,每年的应付账款近百亿元,下游多为具有政府背景的平台公司,由于合同付款周期的差异,每年的应收账款都稳定在70亿元左右。下游业主因所在行业的特殊属性,在各金融机构融资受限,在中铁十四局施工后无法在短期内支付给其足额工程款,因此中铁十四局需准备巨额的备付金,用于支付上游企业的各项费用,财务成本居高不下。因此,盘活集团应收账款,降低财务成本,成为集团的内在需求。

《“浇筑”起资金通衢——流动性服务助力缓解基建行业的资金困局》▲图 中铁十四局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总会计师 熊晖

中铁十四局与浙商银行的合作已经延续近10年的时间,在谈到与浙商银行的合作时,中铁十四局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总会计师熊晖表示,基建拉动始终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但近2年来,基建投资已经不是“大水漫灌”式的拉动,而是更加注重与国家战略、节能环保、未来发展相结合。从地域上向中西部倾斜;从领域上向高铁、水利、生态环保、农村基建等转变;从模式上由传统工程承包向PPP投资、EPC、EPC+F等承包方式过渡,进而带来建筑企业融资需求的上升。浙商银行审时度势,紧抓市场需求,产品创新能力和市场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及时推出应收款链平台、易企银、涌金资产池等产品,解决了很多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困难。

以应收款链平台为例,在中铁十四局集团公司及其子分公司施工项目签立合同后,由中铁十四局在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签发区块链应收款,由下游业主承兑。承兑后,中铁十四局利用其在浙商银行的授信额度申请浙商银行对应收款的保兑,中铁十四局将保兑后的应收款支付给上游供应商,上游供应商若有融资需求,可将应收款转让给浙商银行,成本由供应商来承担。区块链应收款到期后,浙商银行再从业主账户扣款收回应收款。整个过程,中铁十四局无需支付任何财务成本便可达到减少账面应收与应付账款的目的,上游供应商也借助中铁十四局的授信以较低的资金成本达到了融资目的。截至2018年10月,中铁十四局在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已经累计签发超过了亿元,支付金额超过2亿元。实现了应收应付款的“双降”,对完成国资委的“两金”压控考核、清收清欠、降低资产负债率有很大帮助。

流动性服务为建筑行业添砖加瓦

南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新材料”)隶属于中国建材集团,是南方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水泥”)旗下子公司。随着政府对建筑行业环保要求的提高,有关部门禁止在城市中的建筑工地现场搅拌混凝土,从而带来了商品混凝土行业的增长。2011年,南方水泥开始大规模进军商品混凝土行业,中国建材集团按照国资委部署开展商品混凝土领域的混合所有制试点,于2015年成立南方新材料。南方新材料成立以来,基于中国建材平台,着眼于把行业做大做强,建立行业协会,起到行业领军作用,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浇筑”起资金通衢——流动性服务助力缓解基建行业的资金困局》▲图 南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作为建筑产业链的衔接环节,南方新材料的上游是水泥、砂石企业,下游是中国铁建、中国建筑等建筑企业和房地产商。上游企业一般采用现货现款的方式结算,而下游一般是根据工程阶段进行分期付款,在工程的前期需要占用大量资金进行水泥采购。在传统方式下,南方新材料给上游支付货款主要是采取现金和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财务成本比较高,如果当月水泥款有1.5亿元,财务成本大约有60万元。为了缓解企业资金紧张的局面、节约财务成本,南方新材料与浙商银行展开了密切合作。在给上游水泥企业付款时,南方新材料在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上签发应收款项,直接基于系统,在网上提交应收款申请和贸易合同、发票等资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完成水泥款项的支付。相较于传统的银行业务,应收款链平台使用便捷,而且不需要支付利息,节约了时间和财务成本。截至目前,南方新材料已累计签发并承兑应收款7.4亿元。而在票据方面,南方新材料收入的票据通常面额比较大,一般在百万级别,而支付给供应商的面额一般比较小,通过将票据放入浙商银行资产池,可以方便快捷地换成需要的额度,全程电子化的操作,免去了财务人员手工识别、核对、兑换票据的工作。

不仅是盘活资产,浙商银行在解决企业短期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上也大显身手。作为建筑行业产业链中的一环,南方新材料的货款回笼集中在月末,而企业的工资发放、税款缴纳都发生在月初或月中,资金的收入和支出存在时间差,资金周转出现难题。面对这一现象,南方新材料选用了浙商银行的至臻贷产品。在月初需要支出资金时,通过至臻贷借出款项,月末资金回笼后就可以即时还上,不需要占用浙商银行的风险金,也完美地解决了企业短期的资金流动性问题,同时还不会影响企业授信额度。在总结与浙商银行的合作时,南方新材料财务相关负责人说道:“国家现阶段提出了‘降杠杆、减负债’的要求,监管日趋严格,如何在监管之下提高效率,是银行、金融机构及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浙商银行的产品与企业日常经营的需求非常匹配,能够很好地解决企业流动性痛点。使用浙商银行的产品,不会增加资产负债率,在优化资产负债结构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浙商银行的产品,成本低、手续快捷、灵活是它最大的竞争优势。”

预计到2030年,交通基建的骨干网及一些重点支网将会基本上收官。而我国的公路及桥梁的基础建设已经高速发展了近30年,建成了全世界比较先进的高速交通网,高速公路投资比重已经逐年下降。面对市场需求逐步减弱、投资拉动力度减小的现实,基建行业需要浙商银行所提供的创新的金融服务,提高行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行业的转型升级添砖加瓦。

阅读更多内容,可直接订阅《财资中国》2018年11月刊杂志

《“浇筑”起资金通衢——流动性服务助力缓解基建行业的资金困局》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