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财资创新,助推金融转型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智能制造作为“中国制造2025”战略和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攻方向,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着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相互不信任、交易难达成、资金难盘活等“痛点”,亟待全新的金融助力。浙商银行从智能制造实施的供给和需求两端入手,充分发挥银行优势,创新推出“融资、融物、融服务”的综合解决方案,成为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的独特“算法”。

文/董兴荣 姚顺意

刊于《财资中国|财富风尚》2018年6月刊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 图片来自摄图网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是供给侧改革的主攻领域。当前,智能制造已成为产业转型升级和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战略支点。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行动计划、深化制造业和互联网融合发展等系列政策文件。《中国制造2025》中更是明确将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三年多来,通过加强顶层设计,开展试点示范、标准体系建设、培育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等工作,智能制造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有力促进了产业转型升级和新旧动能转换,推动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智能制造产业链上游包括高端装备(含核心零部件、新材料)、软件数据(研发、生产、管理、服务各类软件)和集成服务(智能产线、车间和工厂建设)的研发、制造和服务商。由于国内智能制造发展起步较晚,目前我国的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供给处于中低端水平。国内制造企业“两化深度融合”总体上还处于起步阶段,智能制造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实现智能制造离不开运营模式、生产模式和商业模式的创新,以及金融的支持和服务创新。近年来,浙商银行从智能制造的供给和需求两端入手,充分发挥银行的资金融通、信用中介、衍生服务等职能作用,针对供需双方各个环节,创新运用资产池、设备融资、履约见证、投贷联动、产业基金等综合金融服务方案,着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实现“中国制造2025”贡献创新的金融智慧和力量。

智能制造产业链及其需求特征

基于物联网、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技术的智能制造贯穿工业设计、生产、管理、服务等制造活动环节,是信息技术和生产技术的融合。由智能制造服务商(智能设备提供商、软件服务商或系统集成商)向待改造的制造企业提供硬件、软件,或软硬件相结合的集成服务,从而促进制造企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优化管理。智能制造产业链主体包括上游装备和软件服务、中游集成服务和下游需求应用三方,整体来看,装备和软件服务及系统集成方案解决商可以看作智能制造服务方,下游可以看作智能制造需求方或实施方。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图 智能制造的全产业链示意图

由于人力成本上升和制造效率的提升,目前,传统制造企业已进入实施智能制造的重要关口,企业普遍有较强实施意愿,但是,现实中存在诸多“痛点”和“难点”:

第一,在智能化改造前期的选型阶段,交易双方存在较强信息不对称。一方面,实施方(制造企业)改造意愿强烈,但不知道如何选择服务商,并对改造后效果存有顾虑;另一方面,服务商对制造企业能否按期付款存有疑虑,影响了项目的正常开展。

第二,在智能化实施过程中,交易双方存在严重流动性缺口。一方面,实施方面临一次性投入大、投入回收慢,持续投入周期长等难点,容易出现资金压力大、经济效益不确定、风险把控难等问题;另一方面,服务方普遍难以接受制造企业付款条件,或服务方的资金被长期挤占,导致资金利用效率低下。

第三,在智能化改造实施完成后,需要银行持续提供服务,解决在固定资产投入后的短期流动性服务需求。如制造企业在完成设备生产线等固定资产投入后,需要利用金融工具来快速盘活冗余流动资产,保证企业有充沛资金采购原材料,形成良性循环。

履约见证,破除企业信任壁垒

智能制造实施过程中的最大痛点,在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相互不信任,导致交易难达成。制造企业有想法、有意愿,但对上游服务商的实施方式、实施效果等都存在顾虑,对其是否具备服务能力,能否达到承诺成效也缺乏信任。同时,对于服务商来说,项目实施以后,下游制造企业能否按期付款也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为了保证收款安全,服务商基本要求下游先付款再实施,这进一步限制了下游企业,特别是大量中小企业的改造意愿和范围。针对这个难题,浙商银行通过走访大量企业,创新研发“履约见证”这一服务,以浙江陀曼智造有限公司(简称“陀曼”)等企业为试点开展推广。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陀曼是浙江新昌一家轴承行业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供应商,主要从事智能部件及装备、数字化车间、智能制造系统等产品研发、集成和服务。新昌有800多家中小轴承制造企业,普遍有改造意愿,但因缺乏前期合作,对陀曼的改造效果存在顾虑;另一方面,陀曼也担心下游企业拖欠货款,因此为了保证收款安全,对大量中小企业的改造项目看在眼里,却难以接手。

浙商银行深入研究后,发现这是典型的缺乏信用中介而导致智能制造交易无法达成的情况,由此创新履约见证服务,即由浙商银行负责信用调查,并为交易双方履约提供见证,若其中一方违约,银行先行垫付违约金,用于向对方偿付,并向违约方追偿,对于仍然不付款的,银行可以将企业不良信息录入人民银行征信黑名单,从而增强双方约束,促使交易达成。目前,浙商银行与陀曼合作,通过履约见证方式开展新昌轴承行业百企改造计划,让陀曼专注于自身产品和服务,把征信审查和管理的事情交由银行来做,实现共赢。

售后回租,解决项目开展难题

一般而言,制造企业拥有大量设备,如果以设备为标的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将极大地解决企业的资金困难。“售后回租”就是这样一种融资业务。浙商银行控股子公司浙银金融租赁通过直接购买企业现有设备,并返租给企业,减轻企业的固定资产压力,从而能达到帮助制造企业盘活设备类固定资产的目的。

杭州哲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哲达科技”)是国内领先的智慧能源服务商,专业提供自主知识产品的智慧流体节能产品与智慧能源服务,主要业务包括:区域供热系统节能集成技术、空调系统智慧节能集成技术、高炉煤气余热发电优化控制系统等综合能源站超高效集成技术。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浙商银行通过调查发现,哲达科技虽然没有传统银行需要的房产抵押担保,但凭借强大的技术实力和客户服务能力,公司的现金流很稳定。因此,浙商银行联合控股子公司浙银租赁,以哲达科技现有的设备为标的,直接给予2000万元的售后回租授信,哲达科技可暂时将设备转让给浙银租赁,同时保留设备的使用权,并由浙银租赁支付设备款,从而快速盘活存量设备资产,解决其发展所需资金,租金支付采用按季等额本息还款模式,尽量匹配其主营业务现金流,减小其末期偿付压力。

“这一模式不仅盘活了公司的存量资产,缓解了流动性难题,使我们可以接揽更多订单。”哲达科技负责人说,“同时,浙银租赁还提供延伸服务,在制造企业有设备采购需求时,浙银租赁还可联合我们共同寻找采购设备,进一步扩大公司的服务范围。”

创新三大平台服务,帮助制造企业解决流动性缺口

随着制造企业的发展壮大,订单量增加带来更多利润的同时也会占用更多的流动性资金。一旦资金周转不灵,就会拖延企业发展,稍有不慎还将导致资金链断裂,造成严重后果。这时,就需要盘活营运资金,尽最大能力盘活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减少现金支出,破解流动性压力。

杭州蕙勒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蕙勒科技”)是专注于机加工设备、机床上下料自动化、非标夹具设计及制造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机加工设备、机床上下料机械人、机床工装夹具、周边自动化物流设备,机器人集成系统。是德国器KUKA、瑞士ABB等机器人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为客户提供机械加工自动化技术方案设计、全套自动化设备、技术咨询及完善的售后技术服务,产品广泛应用在汽车零部件加工、工程机械等批量化生产的行业。

《智能制造的独特“算法”——融资、融物、融服务,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

为了取得技术进步,蕙勒科技在研发方面投入很大,占营业收入的4%左右,在人才引进方面也颇费心思,先后请来了曾在韩国斗山集团工作了20多年的团队、东风汽车制造线团队等。蕙勒科技的经营模式也是常规的系统集成商为下游制造企业提供服务的模式:蕙勒科技先购置设备,针对下游需求进行个性化系统集成,设备交付后,下游企业分期支付尾款。在项目前期,蕙勒科技需自行垫款来购置大量设备,一次性投入大,但回款周期较长,一般在1~2年,回款又以票据为主,这大大占用了企业资金,限制了企业接单能力。

了解这一情况后,浙商银行首先向蕙勒科技推荐“涌金票据池”服务,帮助蕙勒科技盘活长期积压的“两小一短”(小银行、小金额、短余期)票据,蕙勒科技累计入“涌金票据池”的资产有2560万元,累计出池融资1740万元。蕙勒科技董事长兼总裁易春红表示,随着公司的票据量逐年增加,未来将把更多的票据放入“涌金票据池”来进行盘活。

同时,针对蕙勒科技应收账款金额高,下游客户压款周期长的困境,浙商银行向蕙勒科技推荐了最新推出的应收款链平台。应收款链平台应用区块链技术将企业应收账款转化为电子支付结算和融资工具。在应收款链平台上,制造企业作为付款人,可以签发、承兑、支付应收款,像蕙勒科技这样的服务商作为收款人,可以随时使用应收款进行采购支付或转让融资。对于下游制造企业不愿意配合情况下,蕙勒科技可以自行将应收账款在浙商银行区块链平台上做签发承兑,并根据对外采购需要向上游供应商支付,上游供应商也可再向其上游转让,对任何一方需要资金的可以到浙商银行来变现。通过这样的金融工具创新,破解了传统银行提供保理融资、应收账款融资中所面临的手续复杂、操作繁琐、流动性弱以及存在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的难题,解决了长期困扰像蕙勒科技这样的制造企业供应链之间应收账款高,压款压账明显的困境。

智能制造正在起步阶段,我国还有大量中小制造企业亟待智能化改造,智能制造服务商大多是轻资产企业、规模小,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困难,业务拓展受到阻碍,这些都是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切入口。以浙商银行为代表的强创新型银行,通过不断推陈出新,创新迭代产品服务,全力支持智能制造和实体企业发展,发挥“创新+金融+智能”优势,打造国内首家智能制造服务银行。

……『更多内容可订阅《财资中国》杂志浏览,加财资君微信treasury-westlake,进微信群与行业大咖交流。』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