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财资创新,助推金融转型

医药行业的一剂“良方”——流动性服务赋能产业链

“健康中国”是国家战略。深化医药行业供给侧改革,以提高医药企业效率为抓手,落实“医改”,惠及民生,是金融机构赋能医药行业的初心。助力企业盘活在经营过程中积累的票据、应收账款等资产,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切入口和创新点。浙商银行池化融资平台和应收款链平台等金融服务,通过“医药+科技+金融”的模式,助力医药企业降本增效,是赋能整个医药产业链供给侧改革的一剂“良方”。

文 | 董兴荣 姚顺意

来源 |《财资中国|财富风尚》杂志2018年4月刊

《医药行业的一剂“良方”——流动性服务赋能产业链》

“健康中国”战略是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的内在要求。通过加快医药产业健康发展和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并将两者结合起来,深化医药行业供给侧改革,以提高医药企业效率为抓手,更好地惠民生、稳增长。

医药是一个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产业,具有高投入、高产出、高风险、高技术密集型的特点。医药制造企业位于产业链上游,下游是医院、诊所、药店等,医药流通企业作为产业枢纽衔接上下游,串联成一个完整运作的医药产业链。

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医药行业资金流动频繁,票据结算量多,应收账款规模大、账期长,资金流动风险高,对创新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有极高的需求。浙商银行致力于打造“企业流动性服务银行”,相继推出包含涌金票据池、资产池、出口池在内的池化融资平台、易企银平台、应收款链平台等企业流动性金融服务,通过“医药+科技+金融”的模式,帮助医药企业降杠杆、降成本,保持链条企业流动性和效益性的动态均衡,有效地推动了医药供给侧改革、惠及民生。

医药行业流动性的“症状”和“病理”诊断

相比其他行业,医药行业显得弱周期性,受经济波动影响较小,但医药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受到相关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随着“医改”的推进,各类政策密集出台,新版GMP认证、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两票制”、药品与耗材集中采购机制等政策陆续出台,涉及药品研发、生产、流通、使用、支付等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加速推进行业整合并向国际接轨,重塑医药产业格局。

医药行业的全产业链主要由五部分组成:原材料企业—医药制造企业—医药流通企业—医院/诊所/药店—消费用户。新形势下,资产盘活和流动性困难是医药行业面临的大挑战。

上游:医药制造企业资金回笼减慢,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增多。随着“两票制”、一致性评价、医保改革等政策的实施,医药制造企业商业模式将发生变化,逐步从销售导向转变为产品导向。一方面,受到“两票制”的影响,医药流通行业集中度快速提高,龙头流通企业规模扩张迅速,资金压力增大,支付能力减弱;另一方面,随着医保覆盖面的增加,人均就诊费用提高,医保费用拨付压力增大,期限拉长,导致医疗机构的资金压力增大,支付能力减弱。受上述影响,医药制造企业资金回笼减慢,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将增多,且账期将拉长。作为医药制造企业的代表,齐鲁制药有限公司(简称“齐鲁制药”)财务部部长丁伟深有体会:前几年,医药制造企业的现金流都比较充沛,但随着医疗改革深化,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盘活需求将增大。

《医药行业的一剂“良方”——流动性服务赋能产业链》

图 齐鲁制药有限公司

中游:医药流通企业资金结算周期长,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增多。“两票制”下,医药流通企业集中度不断提高,核心流通企业的地位进一步突出。但由于行业结算方式和所处的产业链地位,医药流通企业普遍存在资金结算周期长、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多的特点,应付账款账期不定且较长。面对这种情况,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瑞康医药”)副总裁、内部银行总经理谈碧洲持乐观态度,他认为,“两票制”是医药行业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在货币紧缩环境下,这将加快医药流通企业并购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推动医药流通企业做得更好。在流动性方面,优化财务报表,盘活应收账款、拓宽融资渠道,整合供应链,盘活金融性资源,是医药流通企业的金融需求。

《医药行业的一剂“良方”——流动性服务赋能产业链》

图 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下游:医院、诊所、药店等延缓现金流出,控制财务成本。在医药产业链各参与主体中,医院自身通常不存在供应链融资需求。但在“两票制”改革的影响下,医院药房将成为监管重点之一,这会进一步增加医院对于医药采购的支出负担,医院希望充分发挥其在医药行业终端的优势地位,延缓现金流出,控制财务成本。

票据管理提效,医药制造企业效率、收益双获利

齐鲁制药是中国大型综合性现代化制药企业,专业从事治疗肿瘤、心脑血管、抗感染、精神系统、神经系统、眼科疾病的制剂及其原料药的研制、生产与销售。齐鲁制药作为国内制药公司的翘楚,现金流状态良好,在流动性管理中具有票据使用量大的特点,目前在付款端70%是使用票据支付。

齐鲁制药财务部部长丁伟用六个字总结了过去齐鲁制药的票据使用情况:“成本高,有风险。”

一是风险大。交易结算频繁,收、付货款以纸质票据为主,日常票据风险防控压力较大。纸票的风险在于机构太多,存兑汇票开具机构有3700多家,票据真假难辨;即使是真票,也可能被法院公示催告或者被挂失。为了避免收到假票、克隆票、瑕疵票,齐鲁制药只收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开具的票据,这限制了下游企业的支付方式。

二是成本高。如果票据出现问题,付票时需要去银行开具证明,整个过程非常繁琐,人力成本、时间成本高。在纸票的使用过程中,常常需要以小换大。丁伟对此深有感触:“以前用票据支付,一个箱子满满都是票据,需要两三个人专门去清点,小票凑大票,还很难凑到刚好的数目。”

浙商银行涌金票据池业务很好地解决了上述票据使用的痛点。涌金票据池支持纸票、电票互换,支持电票入池,适用于不同品种、不同期限和不同金额的所有票据,盘活电票的流转。企业票据入池,在收票端由银行专业人士把关,开具白名单,在降低风险的同时扩大了收票来源;付款端也不需要开具证明,采购、销售、支付等环节全流程电子化操作。

涌金票据池令丁伟满意之处不止于此。齐鲁制药在资金管理方面最关注效率和收益。在以往的票据管理模式下,票据就是收在箱子里的纸张,只在支付和承兑时发挥作用。而票据入池之后,可以利用收、付票据的承兑时间差,利用靠档计息功能进行“理财”,盘活票据资产,增加企业财务收入。截至2018年1月底,齐鲁制药月均入票量近2亿元,基本全部入池,相较于以往,可节约500万~600万元。

应收账款盘活,医药流通企业拓展融资渠道

瑞康医药从山东市场起步,如今已经成为销售网络遍布全国的药械合一的综合服务商,业务分为药品供应链服务、医疗器械供应链服务、医疗后勤服务、移动医疗信息化服务、第三方物流等几大板块。从创业之初,瑞康医药就选择“直销业务模式”,医药商业中的直销模式是指上游医药工业供应商供应至直销商,然后由直销商供应至医院、药店等终端。这与现在国家推行的“两票制”模式不谋而合,在这个领域,瑞康医药抢占了先机。

2015年下半年,瑞康医药正式展开了走出山东,布局全国的大战略落地,加快了对优质的中小药品、器械流通企业的收购,其中部分被收购的药品经营企业以“代理模式”为主要业务模式,毛利率较高。业务模式改变导致应收账款增速快于收入增速,经营性现金流有所弱化。瑞康医药2017年第三季度报表显示,应收账款期末数为120亿元,比期初数增加54.29%,应付票据期末数为8.6亿元,比期初数增加32.44%。针对应收账款的现状,谈碧洲表示,医院是优质客户,瑞康医药的应收账款是良性资产,面对应收端账期的增长和应付端账期的缩短造成的垫资压力,瑞康医药需要与金融机构紧密合作,盘活应收账款。

谈碧洲对新兴科技抱有极大的热情,瑞康医药设置了专门的SAP部门,将业务流程和数据数字化,而在应收账款方面,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以其先进的理念和成熟的技术进入了谈碧洲的视野。谈碧洲认为,盘活应收账款需要银行穿透式参与。瑞康医药用SAP系统与银行形成互信,而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也是从解决信任问题着手,二者的工作理念非常契合。应收款链平台将企业账面的应收账款转变为支付结算、融资工具,可以随时对外支付或融资。企业使用应收账款对外进行支付结算,能够有效减少现金流出;可以用临时性资金增加贴现收入和利差,并且减少新的负债形成,降低负债率。目前,瑞康医药在应收款链平台上已经进行4笔交易,金额达710万元。

浙商银行与医药企业联姻,以金融手段优化企业流动性,通过“医药+科技+金融”的模式,盘活医药企业的票据、应收款等资产,解决其资金周转难的困境,助其拓展业务,提高其资产收益。“医药行业需要拥抱金融!”在采访的最后,谈碧洲掷地有声,“医药行业进入高度集中发展阶段,需要金融赋能产业,将医药制造企业、医药流通企业与终端医院串联起来,促使整个产业链高效运转,进入良性循环。”

……『全文可订阅本期杂志浏览,加财资君微信treasury-westlake,进微信群与行业大咖交流。』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