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效应+新引擎:平台与生态模式下的数字溢出和财资引擎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联接的价值得到释放,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华为和牛津经济研究院联合报告指出,全球数字经济总值在2016年达到11.5万亿美元,占总体经济15.5%,这主要得益于消费互联网的发展。预计到2025年,产业互联网崛起,各行各业融入数字化、智能化进程,数字经济占比将高达24.3%。如何拥抱数字化、智能化浪潮,最大收获数字溢出的新增长硕果,是每个企业家和CFO关心的课题。

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引擎。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5G和loT等数字技术的迅速发展,生产流通一体化越来越普及,新的经济模式不断涌现。其中,平台经济在科技赋能下逐渐成为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万物互联生态模式的形成,颠覆性地改变了整个经济特征、商业关系和组织形式。

平台+生态:产业互联网赋能财资新活力和新效应
随着平台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作为生产力组织方式的平台经济应运而生。平台经济基于数字平台形成新型资源配置方式,以数据驱动为支撑,以连接创造价值为理念,以开放的生态系统为载体,依托网络效应,改变人们的生产生活消费行为,推动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平台经济和生态网络的出现,正在深刻改变全球产业格局,更大范围地实现全球的连接流动,助力产业生态中各节点企业依托互联网和数字化技术形成新型协作网络,推动新型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引领社会朝着万物互联的方向发展。

平台经济改变了传统的交易方式、贸易模式与供给关系,企业从单一的产品服务和生产交易关系,升级为多维度、多层次的立体网状体系。在平台经济下,规模和效益的关系、规模和效率的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化。平台的规模与效率一般是成正比的,即平台规模越大,越有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关于平台的网络效应,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指出,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随着网络使用者数量的增加,网络价值呈指数级增加。因此,平台规模越大越有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整体来看,网络效应主要有以下特征:

  • 一是规模效应,即随着业务和规模的拓展,边际成本不断降低,边际收益不断提高;
  • 二是连接效率提高,这个连接效率包括用户和用户之间,用户和平台之间,以及平台和平台之间;
  • 三是自生长机制,平台达到规模临界点前后的差异巨大,一旦超过某个临界点,平台的用户数、交易额将如滚雪球般持续增长,从而出现强者愈强的局面,而低于某个临界点,平台的用户数、交易额将愈来愈少,最终将导致平台的失败;
  • 四是吞并机制,规模大且密集的网络效应可以吞并小而疏散的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创造海量的市场价值。新的平台商业模式,要求具备与海量客户实时互动的能力,通过“智能驱动+网络协同+接口透明”的新基础设施,利用在线交互获取客户的实时反馈,并通过群体创造,协同平台生态资源,高效提升客户体验。

在生态系统中,平台企业充分发挥在网状结构下的知识优势,通过集约化运作的模式逐渐摊薄信息成本,将企业外部信息成本降低至企业内部信息成本以下,以输出产品和服务的方式帮助千千万万的生态个体完成“精准效劳”,即“实现把正确的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给正确的消费者”。

网络效应带动生态协同的形成。协同效应的本质是相对于工业时代相对传统、封闭、线性的供应链管理体制而言的,是指整个社会用一种多角色、大规模、实时的社会化协同方式,基于网络创造出的新的巨大价值。生态协同已成为时代发展趋势。企业开始通过纵深挖掘客户体验、升维重构产业价值链、以跨界思维打破资源壁垒,构建生态协同新格局。

企业财资管理也正在加速向生态财资迈进:借助科技赋能和金融赋能,打破资源壁垒,提升财金资源在生态系统内的配置和流转效率,从而提升整个生态内的财资效能,实现整个生态的价值创造。

可以说,生态财资从底层重塑了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关系价值最大化的实现。财资管理者以开放式的视角,提升财资管理的透明度、专业性和连通性,打造全新的开放财资管理模式。并借助开放式平台和技术,与生态伙伴进行财资数据、财资技术等资源的开放互通、相互赋能与增值,实现财资管理生态的健康协同发展。

技术+集群:关键技术集赋能财资新生态和新架构

关键技术集一:物联网+数字孪生+5G。

“物联网+数字孪生+5G”的技术群,促进了虚拟世界和实体经济的有机结合,以及业务模式和价值链的重构。例如阿里云致力于做物联网基础设施的搭建者,通过打造云端一体化开发平台,搭建丰富的物联网市场,共建开放的物联网标准,从而构建物联网生态系统,使能平台和基础设施,加速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融合,推动物联网向智联网发展。

关键技术集二:API+SDK+ISV。

随着世界的互联互通,“API+SDK+ISV”为场景入口的打开提供随时随地、无缝衔接的可能性。企业越多越多地使用API/SDK/ISV等工具来整合生态系统的合作伙伴,实现生态中系统与系统、平台与平台之间的无缝链接。平台型企业通过提供API和SDK,吸引应用开发者,推动产品创新,其价值创造过程不再是以依赖自身资源为主的线性价值链,而是要打造一个由平台所有成员共同组成的价值网络。例如,上汽通用开放API创新服务,实现旗下汽车B2C服务平台的整合管理,衔接内部数据并统一对外服务通道,打造完整的“车联网”生态圈。

关键技术集三: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

“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技术群的核聚变推动智能生态的形成,形成“数据+算力+算法”的运作范式,促进供应端和消费端的高效协同,为生态机制提供高经济性、高可用性、高可靠性的智能技术底座,有效保障各生态主体的利益。

金融+产业:数字金融创新赋能财资新动能和新开放
随着中国香港虚拟银行牌照、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的放开,银行业正在加快数字化建设的速度,通过金融科技对前中后台进行数字化再造,创新数字化产品开发模式、运营模式。在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银行业呈现新的业务和服务模式,虚拟银行/数字银行、互联网银行、开放银行等新物种的出现改变了金融服务的供给方式、供给效率和供给范围,为产业发展提供新动能。

随着银行的经营理念和金融服务模式升级,生态金融成为一种新趋势,即利用系统思维以及分类、分层的方法论,将生态金融的各个参与方进行组织、运营。金融机构通过连接生态链的核心企业、交易平台、电商平台,将服务嵌入企业的日常经营全过程和整个生态的价值链,打造以交易为基础、以数据为核心、以场景为关键、以生态为方向的生态金融模式,充分聚合和输出各方专业能力优势,相互赋能、相互竞合,实现生态金融价值链的共生共荣共赢。

生态金融具有跨界、去中心化和生态分层的特征。数字化发展和技术群落应用,将改变用户的消费行为和交易行为,拓宽企业、行业、产业的活动边界,使产业链进行重构或融合。如前所述,“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的应用,将在技术层面建立去中心化的信任体系,并根据生态角色进行分层和互通。而这些方式都将影响价值链的交易治理结构和多边交易关系的重塑,并通过连接相互赋能,培育新的产业增长动力。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