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娟、陈虎:如何构建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

在未来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中,企事业单位的数字生态系统犹如自然生态体系中的一个个生物个体,有着自身的循环生态结构,也离不开外部的联通与共享。整个智能生态体系由无数企事业单位数字生态系统组成,通过基础云系统内通外联,又都作为不可或缺的部分共同支撑着智能生态系统相得益彰。

智能生态系统的管理新模式:内通外联

企业想要完成财务转型,成功地由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数字化四步走向数字神经网络,内通外联(如图1)是解决之道,也是当今信息技术最主要的特质;当把组织的管理、经营等行为由线下搬到线上,再把各组织相同的经营管理活动合并、连通,就变得简单、高效,并逐步走向智能化。

内通指的是企业内的集团层面,将各个部门与业务、不同资源与信息统筹管理起来,形成统一的可复制式模式。财务部门本身就具有两大优势:

《彭娟、陈虎:如何构建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
图1 数字财务的内通外联

资料来源:陈沛、王泽霞、郭佳妮

①财务部门是天然的大数据中心。②财务部门天生中立,数据客观、真实。财务部门要充分运用这些优势,将自己转化成企业的“总参谋部”。如果仅提供会计报表,财务部门就只是“倒后镜”,在企业中很难有较高的地位;当财务部门能够展示企业经营状况,包括合同、收入、库存、采购、收款、费用开支和预算执行情况,财务部门就会成为“仪表盘”,能够得到管理者的关注。形成统一的模式也能够让不同的企业间可以共享沟通,为外联打好基础。

外联,顾名思义,便是将企业对外的触角与外部的供应商、合作商、代理商,以及客户、政府部门、金融机构联系起来。对于财务部门来说,外联要求财务部门能够与外部互联,以不同的视角、更加高远的切入点,提供内部无法接触到的宏观走势、行业信息,高屋建瓴地告诉管理者接下来怎么走,成为企业的“导航仪”,这样财务部门才会得到重视,才能实现财务职能化的转型。

智能生态系统的业务新模式:生态协同

内通外联管理离不开具体业务的智能实施。智能生态系统下应运而生的业务新模式是将企业的采购、物流、生产、管理、销售、决策高效一体化,形成生态圈内的协同效应,将内通外联在业务新模式下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生态协同的业务新模式从销售、内部管理、生产、决策4个方面有着4个主要特征。从对外客户开始,未来的销售业务将线上线下共存,既能线下体验,又在线上精准营销,打造智能化、全系统的新销售模式;再通过客户订单传到内部管理业务,智能生态系统将采用智能交易平台,实现客户订单、人财物等基础资源、企业内部信息管理、外部生态伙伴的实施协同,支持企业扁平化、自动化、去中间化的高效组织准备;具体的生产业务将大量地应用物联网、AI技术,实现生产自动化、柔性制造、海量大数据自动优化生产,加以合作、外包、代加工等外联效应,进一步让产品通过物流“流”入客户群体中去。在业务新模式的循环过程中,决策融汇在每一项业务中,用数据驱动业务决策,基于工业大数据、交易大数据、生态大数据,生成管理驾驶舱,给予三维立体智慧业务决策实时的建议。生态圈的伙伴们共同创造出生态圈大数据,又相互受益于生态圈,实现智能生态系统业务新模式下的共享、共赢与共创,如图2所示。

《彭娟、陈虎:如何构建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
图2 生态协同模式

资料来源:陈沛、王泽霞、郭佳妮

智能化的主要环节

在生态系统的智能化循环中,每一环节都必不可缺,必须完成自己的改造与重塑,才能与其他环节相得益彰。从业务新模式中可以提炼出最主要的智能化环节中有可能起到关键作用与带动领先地位的三个环节。

 

智能交易

内通外联的智能交易能够提升交易效率,同时降低交易成本。企业内部将主要通过企业服务总线(Enterprise Service Bus,ESB)或者面向服务的架(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SOA)应用,辅助以应用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roduct Lifecycle Management,PLM)、制造执行系统(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MES)、设备、传感器以及控制器搭建起企业内部应用与设备的互联;企业外部将主要运用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API)技术,在云平台基础上打造跨供应链和跨行业的产业集群的生态互联API经济;内外部之间则是由智能交易与管理平台形成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业务互联,让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将应用服务与API能力服务连接起来,如图3所示。

《彭娟、陈虎:如何构建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
图3 智能交易系统

资料来源:陈沛、王泽霞、郭佳妮

 

智能制造

交易的基础是制造出双方需要的东西,智能制造指的是通过工业互联,将原材料、生产设备、管理信息进行连接,并与制造执行管理系统(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MES)、企业资源计划系统(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ERP)等集成实现定制化生产,将传统的生产制造过程转型为智能制造过程,实现传统行业升级,提高产品质量,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这要求企业在投入各种资源时做到装备横向集成,做到智能装备内部自动化与生产系统网络化,将装备与装备、产线与产线、车间与车间之间都建立联网;在转换信息与场地时做到信息的纵向集成,完成信息化与自动化之间的融合,在统一的数据库与软件平台上保证数据与信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有效流动;最后在智能工厂产出产品与服务,更好地契合客户的个性化要求。

 

智能管理

传统的管控组织架构下,集团在不同的地区分别设立研发中心、生产基地、门店等下层组织,对于资源的分配和指标的考核都无法匹配,控制和风险无法平衡,导致效率与期望大打折扣。未来的智能化管理组织架构要求集团建立智慧物联、智慧工业等多层面业务共享,在互联网模式下为实现目标的驱动赋能,资源配置市场化,“责、权、利”有机匹配,动态平衡,用IT系统控制风险的同时激发企业活力。智能管理将运用市场线划小单元、网运线支撑单元、建设线基层单元,合理分配、系统控制、创造价值,如图4所示。

《彭娟、陈虎:如何构建数字财务的智能生态体系?》
图4 智能管理系统

资料来源:陈沛、王泽霞、郭佳妮

智能交易与智能制造拉动智能生态的业务成长,智能管理将内通外联渗入其中,三个主要环节的相互作用带动着其他环节的共同智能化,构建出完整的数字财务智能生态圈。

※本文摘自《数字财务》,有删减,作者:彭娟、陈虎等,清华大学出版社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