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组织:重构生产关系|数字化经营系列②

所谓经营,数字便是一切。

数字经济时代,是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的时代,是产业、消费和治理的全面数字化的时代。

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创新技术,成为为企业变革的战略力量和重要驱动力。数字化转型在重构企业组织流程、数字化人才、外部合作、商业模式等方面尤为重要。与此同时,提升产品、服务和用户体验等方面的重要性亦不容忽视。

在不断变化的技术和商业环境中,企业需要不断提升其数字创新能力,才能确保自身能够迅速的在数字化的全球经济中面对激烈竞争并持续发展。

为此,财资一家特别策划了《数字化经营》系列,将从数字经营着手,详细剖析通过组织变革、人才塑造、技术赋能、财务转型、场景重构、生态协同等方式,企业终将拥抱数字化,并受益于数字化。本期聚焦于数字组织:重构生产关系。

从工业经济、知识经济到数字经济、智能经济,数据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生产要素,数字工具、机器人崛起和智能技术成为企业决策和商业模式改变的主要引擎。要完全调动新型生产要素,关键在于生产关系的重构,即重新考虑企业内部管理、企业与消费者的关系、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供应链协同,发挥数字技术的力量,构建“网络协同、敏捷开放、自组织”的商业组织,以达到降本增效、提高协同效率等目标,进而实现数字化决策、数字化连接、数字化驱动、数字化创造。

技术驱动:构建新型要素,重构组织关系,创造新增长

随着当前人类社会已经步入数据驱动的数字经济时代,数据空前地提升了全要素生产率,成为与劳动力、资本、土地和技术同等重要的生产要素,更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关键因素。企业要在数字化时代抢占未来发展先机,必须以技术创新为引擎,释放数据要素价值,全面推进经营变革,寻找更多新的驱动点和增长极。

一是从传统要素驱动转向新型要素驱动。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首次将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正式文件,明确要求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大数据及其应用已经被提升到新的生产力高度,“数字化”将成为一种生产方式。

二是从产品驱动转向客户驱动。数字化是客户驱动的企业战略性重构,其核心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升级产业价值链,以提高客户体验,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为客户创造价值。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千面再到一人千面,从B2C走向S2B2C再到C2B,企业关注的焦点将从单纯提供产品和服务转移到客户关系数字经营上来,通过建立以数据为基础的客户画像,动态、实时洞察客户需求。

三是从流程驱动走向数据驱动。工业化时代中,流程化的管理的确提高了企业的管理效率,带来了规模化生产。但很多时候企业会陷入为了正确的流程而制定流程,却忘记了流程本身的意义所在。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运营过程沉淀成数据,建立从数据出发的管理体系,从数据视角而不是过程视角来检视业务运营、战略制定和创新生产,透过繁芜丛杂的流程看到数据背后的本质,从而更好地优化决策。

生产力的变化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变化,并将引导和推动人类社会走向更高级的阶段。当前,以生产为中心的生产要素配置方式正在向以消费为中心转变,从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转变、从一次性产品交易向长期性服务交易转变、从低附加值制造向高附加值创造转变。随着生产模式日益开放、共享、协同,企业组织管理核心关系也逐渐发生变化,其本质都是基于客户导向进行的自我变革和价值创造。

一是重构员工和组织的关系,由雇佣关系转变为互利共生。互联网时代,个体力量的崛起,改变了组织和人的关系。在数字经济模式下组织不再有传统的员工的概念,只有在组织中创造价值的人。组织可以成为个人释放价值的能力升级平台,个人的价值聚合也可以让组织成为强大的能力场。组织管理也将从基于岗位的员工管理走向基于能力的价值定位。例如,海底捞通过薪酬激励机制,让员工成为自身价值创造的收获者,从而实现人力资本的共生;盒马鲜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推出“员工共享”计划,有效缓解企业周期性用工难题的同时,也焕发了员工的活力。

二是重构组织和组织的关系,由层级关系转变成价值创造。组织内部将不再有层级之分,只有面向用户价值创造不同的角色和功能。传统意义上的组织界面将会被打破,不再有严格意义上的企业和部门的概念,只有支持价值创造的相互协作网。组织管理活动变成基于各自的职责和价值定位共同服务于客户价值的实现过程。例如,万科提出组织重建、事人匹配的目标,将以职能、层级为骨架的传统刚性组织,变革为以任务、合伙为纽带的新一代柔性组织。

三是重构环境和组织的关系,由外部关系转变为共同治理。数字化时代的到来,极大地加剧了企业外部环境的变化速度。随着全球各地企业面临来自政府、投资者及各利益相关方不断上升的压力,为了促使其更好地管理潜在风险并追求长期可持续回报,将ESG(Environment,Society,Governance)要素整合到关键投资和业务决策中已成为当今时代不可避免的主流趋势。企业作为社会治理共同体的重要力量,需要在经营发展中关注社会责任履行,在“大战大考”中体现担当。

四是重构客户和组织的关系,由卖方关系转变为实时交互。为了应对实时变化的客户需求,组织正从垂直的“金字塔”式的固定职能结构转变为自由组合体,通过不断自我进化,培养组织韧性,形成灵活、柔性的网状组织形态,并通过“数据穿透”,让用户需求透明化、客户认知数据化、服务过程可跟踪、用户反馈及时达,从而做到真正以“为用户创值”为核心。

面向未来,企业要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以数字化运营能力为支撑的商业模式,依靠技术创新、数字化转型、组织革新等内生力量,创造新的增长机会,提升价值创造力,让新产品、新服务、新技术、新组织服务于未来的增长。

数字组织:创新组织模型,塑造数字能力,赋能新价值

企业要找寻业务增长的核心驱动和战略路径,应该重塑组织模型,实现协同效率升级,从而保障价值链和商业模式的高效运行。

连接内外生态,构建平台型组织。未来组织不拘泥于固定的形态,边界将不再明显,组织的相对稳定性较之以往将有较大变化。组织的层次和合作形态模式将打破以往的职能模式,向“后台+中台+前端+生态”的平台式组织过渡,拉通组织内部流程,架构组织外部生态,为客户提供个性化、多样化、一体化解决方案。

迎合市场变化,构建网络型组织。相对于传统科层制的组织结构,以信息为基础的网络型组织更加适用于VUCA时代,可以帮助企业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因为这种结构具有柔性特点,可以不断重新定义自己的结构和位置,组织中的人员角色、决策权限和领导关系也可以根据需要随时改变,从而更加迅速地反映和应对市场动态。

面向客户需求,构建敏捷型组织。数字化时代下,要及时响应客户需求,企业需要快速调整战略、业务设计、结构、流程、人员及技术、产品迭代,打造敏捷型组织。所谓敏捷型组织就是在统一愿景、步调一致的前提之下,通过灵活变通的工作方式、资源配置和决策体系,赋能服务面向消费者界面的小组织,在不同业务线中创造价值,同时通过长期积累帮助企业形成竞争性资源和能力。

基于价值共创,构建共生型组织。面对持续的不确定性和无法判断的未来,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独立生存,除非它能够把自己融入一个系统、一个共生结构中。共生型组织正是这样一种基于顾客价值创造和跨领域价值网的高效合作组织形态,其中的所有成员都实现了互为主体、资源共通、价值共创、利润共享,进而创造单个组织无法实现的高水平发展。

数字组织要成为融合技术、聚合数据、赋能应用的数字服务中枢,必须构建数字能力,即以智能数字技术为部件、以数据为生产资源、以价值为产出物,促进社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

一是构建模型与算法能力。连接场景与经营,实现在线协同。一方面,围绕客户需求和价值创造,未来组织需要高效协同的工具,打破组织内不同角色之间的信息壁垒,优化信息沟通效率,解决更多的跨边界问题,推进共同的目标和项目。另一方面,面对千变万化的处理事项,持续满足多种多样的客户需求,组织需要深入挖掘各类标签体系、知识图谱、关系图谱,建立适应不同场景的模拟算法,加快相关事项的办理和决策,显著提升组织效率。

二是构建中台与架构能力。连接战略与业务,发挥组织效能。组织的最大效能应该体现在战略协同、业务赋能和价值创造上,但是在海量信息和变化更加不确定的时代背景下,业务前端需求实时更新,企业战略规划应需而变,而组织的运行却需要时间。中台作为企业战略、组织、方法论与技术的结合产物,不仅仅是技术架构的变革,更承载了企业核心的业务能力与核心的差异化竞争力。通过自上而下的中台建设和落地,让战略通过组织体现,组织效能通过中台反映,业务逐渐通过中台进行商业模式的更新。

三是构建人机与智能能力。基于数据和智能,连接员工与机器,实现组织升级。未来,组织协同和管理越来越依靠数据和智能来驱动。一方面,组织管理活动将基于数据的生产、管理、运维服务和决策进行,实现数据管理赋权、数据应用赋能、数据资产赋值。另一方面,组织可以利用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PA)等工具进行业务流程优化,并通过AI增强机器人的自主认知能力,实现“人类员工+数字职员”并驾齐驱,逐渐向更加智能的阶段迭代升级。

通过数字组织的构建,企业将进入一个新的数字化阶段,在数据汇聚、数字化运营、经营模式创新等方面获益,进而从根本上提升整体协同效率和可持续竞争力,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点赞